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魔兵传奇/那那西X阿尔维斯】《今宵エデンの片隅で》前篇

#失踪人口闪现#

#回忆童年顺便推个当时的CP系列#

#我站的是冷CP还真是对不起了【北极圈还有冷热之分吗】#

#感谢今宵エデンの片隅で这首歌提供的灵感#

#建议听完歌曲或看完歌词再食用痛心的是网易云并不给我放#

#我们的目标是糖分爆炸,甜到驻牙#

#虽然没有写出来但是在我心里那那西的实力是在阿尔维斯之上的【被打】#

#最后注意:OOC是无法避免的,如有意见,欢迎探讨#




“十三图腾锁链柱!”

随着青年的话音刚落,数根巨大的图腾铁柱拔地而起,与落下的巨石相撞的时候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

“哇,真危险~”在一边响起的吊儿郎当的声音,是从一头长发,绑着红色发带,从来不正经地把眼睛露出来的那那西的口中传出的。“漂亮的一击,阿尔酱~”

拥有蓝色短发的俊美青年脸上露出相当不悦的表情,语气也相当不友好:“现在是悠闲的时候吗?”

那那西从坐着的巨大岩石上跳下来,说道:“没办法,没有可爱的女孩子看着实在是让我提不起劲啊。”

“你以为陷入现在这种情况,到底是谁的错!”阿尔维斯对于那那西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除了生气也别无他法。他手一挥,升起的图腾柱分散成数个直直朝那那西飞过去。

与男人吊儿郎当的态度不同,对方闪避的速度相当地快,动作也干脆利落——在完全没有用ARM的情况下,甚至连魔力也没有使用。

阿尔维斯暗暗地吃惊,他自觉在第二次MAR大战之后也坚持不懈地磨练自己,虽然这一击多少带点试探的成分,没想到那那西可以闪躲得如此漂亮。

只一瞬间的失神,那那西已经近在眼前了,对方的虎牙闪闪地发亮,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地带着轻浮的笑容。

阿尔维斯反应迅速地往后退了一步,险险闪过了对方突然伸过来的手。

“因为,我也没想到发动之后找不到回去的出口啊。”那那西表示无辜地说道,“ARM也消失了。往复之戒也没有用……”他还挥了挥自己的手。

阿尔维斯收回了ARM,说道:“算了,怪我没有调查清楚就把它拿过来,不要再拖拖拉拉的,再这样下去,贝儿肯定很着急。”

“啊,那我先上去看看吧。”那那西抬头看向巨石落下的方向。

阿尔维斯自然也不会闲着,眼前这个地方,既不像异次元,往复之戒也出不去,实在很难判断发动的ARM的属性,也自然无从下手了。

不过话说回来,眼前一片鸟语花香,身旁高山耸立,瀑布磅礴,小河流水潺潺,远处丛林茂密,这样的地方在MAR里再常见不过,实在是没有什么特色。

他唤出巡视鸟,将它放了出去。

那那西到了巨石落下的山顶,除了地上显示着巨石曾经在这个地方呆过的凹陷,四周一片安静毫无异常。

“啥呀,什么都没有嘛。”那那西用着随意的口吻说道,手在额头上搭了凉棚,从山上的高度眺望了一下四周,不禁皱起了眉头。“奇怪……”

突然,身后树叶摩擦的细微声音引起了那那西的注意,他侧头往后看去,眼睛的余光只看到一个黝黑的影子迅速地往另一个方向逃窜。

“武器ARM-鹫狮之矛!”

听到他的声音,已经出现在视野中的黑影瞬间加快了速度,很快消失在树丛后面不见了。

“嘁。”那那西不得不提高了防备,朝黑影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

刚一踩进铺满落叶的柔软地面,蛇一样的藤蔓突然从四周窜出,那那西手中的长矛没有一丝犹豫,瞬间藤蔓在周围已经断了一圈,而发出嗦嗦声的藤蔓仿佛已经察觉到危机,在安全距离外威胁地舞动着。

从那上面没有察觉出魔力,那那西不禁歪了歪头,发出困惑的声音。

“难道是……”他刚往前踏了一步,就像是同时踩下了藤蔓发动的机关,数量更多的藤蔓从树丛中冒出来,看样子是要把这个不速之客拦在外头。

“没完没了啊。”

好不容易与藤蔓缠斗完,那那西拍拍身上的草屑,穿过了难缠的树丛,眼前望见的洁白的花朵漫开的尽头,生长着一棵枝条纤细的苹果树,缠绕着淡紫色纹路的叶子在风中摇晃,显示着成熟的有些发黑的红色苹果,沉沉地坠在枝头。

“什么啊,我还以为是什么超稀有的ARM,结果只是棵苹果树嘛?”那那西感到无聊地撇了下嘴,正要转身走的时候,刚刚消失不见的黑影带着呼啸的风声扑了过来。

那那西单手拦住了对方的攻势,定睛一看,发动攻击的是浑身黝黑的猩猩,额头的红色宝石闪烁着黯淡的光。

“守护者ARM?”

猩猩发出威吓的吼声,那那西只得往后跳开两步,双手虚拢,顷刻间雷电已经在手间聚集。

“自然ARM-雷电之眼。”

从他双手间发出的电光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只一瞬间,猩猩连怒吼都来不及便化成光芒,ARM碎裂的声音从空中传过来,碎片散落在草地上。

“真是有够古老的ARM。”那那西查看了一下地上的ARM碎片,盘腿坐在地上,面对着的苹果树苦苦思索。“过程这么辛苦,那个苹果应该能吃吧?”


阿尔维斯看过巡视鸟传过来的影像后,迟迟不见那那西回来,不安和担忧的情绪让他坐立不安。

他起身去找那那西,钻过明显被肆虐的树丛,远远便看到那那西倒在树下。

“那那西?”阿尔维斯心下觉得不妙,快步地向那那西走去,见对方没有回应自己,更是着急地喊出声:“那那西!”

树下的人像是因为声音有了反应,动了动身体直起身。

长发垂下看不清那那西的表情,阿尔维斯快步走过去,担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与抬起头的那那西对上了眼睛。

墨绿色的眼里不似往常,带着一丝不善的光。

“阿尔……”那低声呼唤着阿尔维斯的话语里却带着喜悦,那那西扑过来的动作太快,阿尔维斯的视野里只来得及看到白色的花朵因为两人倒地的冲击而纷飞,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那那西的双手紧紧束缚,一时动弹不得。

他还没想通那那西举动的含意,对方的双唇就已经强势地攻占了阵地,入侵口腔的舌头有着与那那西平时不同的强硬作风。

阿尔维斯震惊之余,怒意首先占领了他的理智,膝盖几乎没有犹豫地对着对方没有防备的下身重重地一击,身上的人立刻因为剧痛而翻身倒在地上,身体几乎蜷缩成虾子。

面对地上已经痛到只能呜咽出声的那那西,阿尔维斯坐起来,抬手捂着嘴,才意识到血液在心脏快速的鼓动下迅速涌上了脸颊。

“你干什么!好好冷静一下头脑,笨蛋!”

那那西缓了很久,才手肘撑着地勉强地撑起身体,长发狼狈地垂下,将他脸上的神情挡住了,他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呼吸急促,看来还是因为刚刚一击的影响。

久到阿尔维斯都开始反省刚刚的一击是否力道太重,然而联想到那那西做出的事,觉得还是不能就此抵消。

“啊咧……?”那那西颤抖着声音开口,似乎没反应过来目前是什么情况。

“阿尔酱……好痛……”他泪眼汪汪地看向阿尔维斯。

“哼。”阿尔维斯撇过头不去看他,才注意到在那边生长着的苹果树。

缠绕着淡紫色的树叶在风中安静地摇曳。

“喂,你难道吃了那个吗?!”

“啊?”那那西看了那边的苹果树一眼,勉强地点了点头,抖着声音问道:“怎样,不能吃吗?”

“白痴!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是早就已经消失不见的被称为‘爱果’的传说中的植物。”

那那西歪了下头,用头顶冒出来的问号来表示他的无知。

“听闻说吃下一口果实的话就会产生爱欲的情绪……”阿尔维斯想到接下来的话,觉得胃部都在隐隐作痛,“在这个情况下,就会立刻爱上看到的第一个人啊!”

“诶?”那那西还是一脸状况外的样子。

“笨蛋,呆子,色狼。”阿尔维斯的怒意一览无遗。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嘶,痛……”那那西的笑声没多久就被疼痛掐断在嗓子里,他又缓了半天,开口说道:“比起这个,情况怎么样?”

阿尔维斯沉着脸看了那那西一会,才回答道:“什么收获都没有。动物也好,人也好,完全没看到。”

“说得也是……我还觉得奇怪呢,远处那么大一片森林,连只鸟都没看到。”

“休息完了就快点起来,去另外一边看看。”

“刚刚我要是做了什么事情的话非常抱歉,总之现在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那那西欲哭无泪,这种伤势还要勉强人行动,也太无情了吧。 

“再提刚才的事我就杀了你。”意识到那那西完全遗忘了刚刚做过的事,阿尔维斯只觉得无名的怒意涌上胸膛,将治疗用的神圣ARM扔给那那西,率先下山了。

“还是一如既往这么酷啊。”那那西感叹完,默默地帮自己治疗完,“意外地纯情呢,阿尔酱~”


“果然这里也是呢。”那那西伸出的手仿佛被什么阻挡住,空中却什么都没有,视野也没有任何的阻隔。

阿尔维斯点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将周围大概地探索了一遍,最后回到了出发点的附近。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用次元ARM将这个地方包围起来了。”

那那西向种植着爱果的那座山看去,说道:“这么说的话,中心点就是那个山呢。”他曲起手指敲了敲空气中阻挡了去路的透明墙壁,“看不见附近的村子什么的,估计也是这个东西的作用吧。”

“真是无妄之灾。”阿尔维斯下了定论。

“说得对啊,真想快点离开这里去找妹子们约会啊。”

因为太过平常的态度,阿尔维斯反而怀疑地看了那那西一眼。

“对它的攻击也完全不起作用,怎样才能出去呢……”那那西似乎没有察觉,还在自顾自地说下去。

“先找吃的吧。”

“真是从容啊阿尔酱。”

“托你的福。”


在整个封闭的范围内,记录了地点的往复之戒倒是起作用了,两人迅速回到了山下瀑布跌落的湖边。

“那我去摘果子了。”那那西兴致冲冲地正打算行动起来,阿尔维斯一把拦住了他。

“我去吧。”

不受信任的那那西只能坐在湖边独自垂泪。

阿尔维斯回头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那那西的身影,起步向山顶走去。

他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再去确认一遍。

对他来讲,不管那那西吃没吃这个果实,表现都相当地矛盾。若是他吃了,那么现在为什么对他像没事人一样?若他没吃,那一开始的吻又是什么意思?爱果的传说他已经记不清,也不记得到底能怎么解决。他只希望那那西真的像表现出来的一样没事。

树旁的花丛还留着两人刚刚争执的痕迹,阿尔维斯走向那那西倒地的地方,地上滚落着只咬了一口的果实,阿尔维斯更加困惑地皱起了眉头。

从树的这里往下望,只能看到葱葱郁郁的林间,以及隐蔽其中的白练般的瀑布。

阿尔维斯回头下山,在路上随手摘了几个果子,总觉得心中的不安挥之不去。

那那西此刻已经蹲在湖边,不知道在看着没有湖里的什么,十分专注的样子。阿尔维斯随手将手中的果子朝他抛了过去。

听到风的声音,那那西只是伸手接住了阿尔维斯扔过来的野果,道了谢。

“你在看什么?”

“这个湖里,有鱼。”

明明其他地方连活的动物都没见到,湖里却有鱼?阿尔维斯也站到湖边,清澈的水里确实能看到鱼游动的身影。

“也就是说——”那那西兴奋地开口。阿尔维斯以为他得到了什么结论,立刻看向了那那西。

“我们可以烤鱼吃!”

阿尔维斯觉得应该送他一记十三图腾锁链柱吃吃看。

“啊,说起来,我发现了个好地方。”那那西朝阿尔维斯招招手,示意他跟着走,丝毫没有在意阿尔维斯的情绪变化。

那那西所说的地方是离瀑布有一段距离,藏在高大的树木后面的陡坡上有个约三米高两米宽的洞穴。

面对不知道深度几何的洞口,那那西脸上和语气中满是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是个好地方吧?”

“确实……”阿尔维斯打量了附近,对于这个洞穴的地理位置有了更明确的判断。“你发现了吗?”

“当然了。”那那西露出惯例的笑容,“这个地方,可以说是跟女孩子约会的绝赞场所啊!”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呆子。”阿尔维斯干脆地给了那那西一棒子。

那那西摸着头上的大包,委屈至极:“下手还真狠啊阿尔酱……”

“你的脑子里只有这些吗?”阿尔维斯对于这个关键时刻才靠谱的人感到相当棘手。

那那西轻轻摇了摇头,回应道:“还有阿尔酱啊。”语气太过正经,连同他平时说话时上扬的声调都沉了下来,言语之中表露出来的心意太过真实反而显得虚幻。

阿尔维斯判断不出这句话里有几分真假,他忽略着胸口的悸动,回了一句:“你也只会说好话了。”

“诶~人家行动力也是很强的啊~”那那西一手叉着腰,意有所指地说道。没等阿尔维斯发怒,他立刻勾住了他的肩膀,接着往下说:“怎样,要不要我教导一下阿尔酱怎么抱得美人归呢?长着张这么好看的脸,不好好使用一下太浪费了呐~”语气还是一如往常地轻浮。

“那那西!”阿尔维斯喝止道。

“好好好,不要生气嘛。阿尔真可怕~”那那西立刻又退开了去,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我去抓鱼了。”说着又迅速地朝着瀑布水潭去了。

“可恶,到底是怎样?”

阿尔维斯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纠缠住了思绪,越是想理清越理不清,最后只能忍受着无端生起的焦躁感。




评论(6)
热度(12)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