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魔兵传奇/那那西X阿尔维斯】《今宵エデンの片隅で》后篇

#我决定在开头部分贴上提供灵感的部分歌词#

优しさの意味だって人によって违う

温柔的含意对于每个人来说是不一样的

仆は君に许されていたい

我希望等到你的谅解

多くを望めばいつも満たされないもの

想要的更多也不会满足

空っぽの心で欲しがるばかりじゃやりきれない

弥补不了空洞的心

ねぇ今宵エデンの片隅で  仆にも爱を下さいと

来吧今夜伊甸园的一隅  也请赐予我爱吧

打ち明けるよ今がチャンス  付け入る隙を逃さない

现在是表白的机会 不放弃丝毫可趁之机

今宵エデンの片隅で  快楽へと突き落として

今夜伊甸园的一隅  向快乐出发吧

眠れぬ夜は クレイジー  クレイジー デイズ

不眠之夜是两个人疯狂的约会

#反正我是没看出来这是车呢#

#关于阿尔维斯的身份我依旧坚定他是十字军的人#


太阳还剩下最后的光芒染红了半边天空,初升的月影静静地挂在东边,除了启明星,没有见到其他星星的影踪。

火光在微沉的暮色里跳跃,时不时发出啪啦的爆裂声。

简单处理过的鱼被削过的树枝穿过,插在火堆旁慢悠悠地烤着。

那那西盘腿坐在一旁照看着他的成果,阿尔维斯则靠坐在岩石旁边,映着火光的蓝色眼眸盯着那那西,表现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现在怎么着急好像也没有用,来,吃吧。”明明都没有往这边看,那那西却说着好像很了解阿尔维斯目前的状态的台词,握着一条烤鱼递过来。

阿尔维斯伸手去接,指尖相碰的那一刻,他明显地感觉到那那西颤抖了一下。

“啊哈,看来烤鱼是个力气活呢。”那那西迅速放开手,语气没有任何变化地打着哈哈。

“鲁贝利亚的首领看来也就这点本事。”阿尔维斯沉下眼睑,口吻平淡地说道。

那那西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拿起另外一条烤得差不多的鱼,说道:“盗贼的优势可不在于体力好。”

阿尔维斯抬眼看向那那西,对方却避开了他的目光,墨绿色的眼里闪烁着火光。

“重要的是要逃得快啊。”那那西下一刻说出口的话,又把刚刚自己营造好的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

阿尔维斯低头咬了一口烤鱼,心绪沉沉。

那那西也沉默下去,他将自己手中的鱼三两下解决掉,剩下的树枝随手扔进了火堆里。

“那我先去山洞那里收拾了,阿尔酱你就先洗澡吧。”那那西从火堆里拾起一根燃烧的木柴,对着阿尔维斯说道。

“啊,嗯。”阿尔维斯看着那那西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收回了目光。

阿尔维斯放任自己在冰冷的潭水里浮沉,树林那头一片漆黑,轰隆作响的瀑布没能影响他的思绪,冰冷的水却也毫无助益。

岸边的火堆只剩下一丝余火,阿尔拎起还在燃烧的木柴,确定余下的灰烬没有再燃的可能,才往山洞的方向走去。

那那西在山洞口也燃起了火堆,山洞内并不大,左侧用干草铺了一块地方,再往里走走,除了拐弯处多了一个避光的空间,便到头了。

阿尔维斯看了山洞的洞壁,满是人工挖掘的痕迹。

“先休息吧,明天才有精力找到回去的方法。”那那西说着,拿着火把就要离开。

“你要去哪里?”阿尔维斯下意识地问道。

那那西愣了一下,对他露出安抚的笑容:“洗干净之后我很快就回来。还是说阿尔酱害怕一个人呆着呢?是的话,我绝对会留下来陪你的哦~”

“不劳你费心。”阿尔维斯头上冒出忍耐怒意的青筋,开口道。

尽情笑了个够的那那西才挥挥手离开了。

阿尔维斯在铺好的干草上坐下,抱胸看着燃烧的火,时不时扔一根那那西准备好的柴火进去。

在寂静的山洞里一个人呆着,他开始起担心贝儿了,这么长时间没看到他回去,估计这个时候正在大闹鲁贝利亚的大本营吧。

他抬起头,望着天边散发出皎洁光辉的明月。

“月色真美。”

明明欣赏的是月色,脑子里却闪过了那那西轻浮的笑脸,和花丛里的吻。

他额头上的青筋又爆出来几条。

为什么初吻的对象非得是男人不可?!还是近乎施暴的不良体验,让他越发火大。

火堆里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正如他此刻的心情。

那那西去了很久,月亮的位置已经移动到正中央了,却依旧没有见到人回来。

阿尔维斯一开始只觉得是一个人待着对时间感知的错觉,但是看月亮也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再怎么仔细地洗也该洗完了。

虽然他确定这地方没有什么威胁了,但是联想到那那西今天的表现,他决定还是去看看。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最好不要又出什么事情!

视野里看到水潭的时候,阿尔维斯忍不住放慢了脚步。

波光粼粼的水面因为瀑布的冲击不停动荡,那那西赤裸裸地站在水中,水面挡在腰部,他常带的红色发带逶迤落在岸边,那头已经湿透的长发发梢浸入水中,似乎一点也没有将它束起的打算。

他微仰着头,似乎在看着月亮发呆,连阿尔维斯的接近都没有发觉。

平常掩盖在衣物下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精瘦的肌肉线条来自每一场战斗锤炼,手臂没有夸张的肌肉,那强大到超乎常人的臂力却令阿尔维斯印象深刻。看他平时老是喊着女人女人,现在眼见的却明显不是沉溺温柔乡的身体。

他在水里泡了多久了?

阿尔维斯皱起眉头,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释放出一点魔力,那边发呆的人立刻望了过来,身体一倒泡入水中,看着像是下意识的反应。

“偷看别人洗澡可不是好习惯,阿尔酱~”那那西虽然这样说,脸上却是调笑的表情。

“是你磨磨蹭蹭太多时间了吧?”阿尔维斯冷哼一声回应道,“虽然傻瓜不会感冒,我劝你还是快点起来。”

“抱歉让你担心了。”那那西站起来,往岸边走来。

看着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显现出来,阿尔维斯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索性转过了身不去看他。

“真可爱,害羞了吗?”

那那西凑到阿尔维斯面前,那头湿透的长发已经干透,他的眼睛被发带半遮半掩,总是很难让人看到什么讯息。

“够了,别把我当女的看。”

看着阿尔维斯的背影,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嘴角像是失去了力气,被什么东西拉着一样,垂了下去。

“这样,搞不好还轻松一点呢。”他低声地说道,那话音像草叶尖滴落的夜露,消失在夜晚的黑暗中。


那那西回到山洞里,阿尔维斯已经早早地躺下了,对方面对着墙壁,也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那那西在阿尔维斯旁边坐下,目不转睛地盯着燃烧的火焰,听到阿尔维斯平稳的呼吸声,忍不住转过头看着阿尔维斯的背影。

这个人就躺在自己的身边,越是想要忽视,这个想法就越发清晰地占据着自己的大脑。

想要触碰他,想要拥抱他,想要那双眼里只能注视到自己……随着一口爱果,一直以来封闭着的潘朵拉的魔盒被打开,无穷无尽的欲望在叫嚣,他只能坚握着拳头忍耐,直到关节发白。

他看到自己伸出的手还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强烈的欲望,还是极力的克制。

那那西强迫自己将手收回,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手腕被阿尔维斯一把抓住拉倒在干草堆,腰部被阿尔维斯的双腿禁锢住,双手被对方一把按在了头顶,一头长发在空中飘散,纷纷散落在了干草上。

阿尔维斯俯视着他,俊美的脸上与MAR大战的时候相比,褪去了少年的稚气,大人的成熟开始初露端倪。

那那西完全没料到对方会突然发动袭击,他硬生生地收住了反射性的还击动作,无比在意自己心脏加快的速度,连呼吸都无法自控。

“阿尔酱?”

“差不多该告诉我了吧?你拼命隐藏在这张笑脸下的秘密。”

“……我不知道你在说唔——”还没说完的话被阿尔维斯低头封住口地打断,那那西震惊地只能睁大了眼睛,青年的唇带着与他外表不符的温度,留下像是被火烧灼一样的鲜明触感。

阿尔维斯又迅速地直起身,他对上那那西惊愕的表情,甚至那双眼睛都无比清晰地映着他的身影。他才为刚刚的冲动行为感到羞耻,一把将那那西的发带往下拉,挡住了那那西的视线。

“阿、阿尔酱?”眼前蒙上一片红色,什么也看不见的那那西不确定地开口呼唤着。

“我最后还是想通了。”

“呃?”

“为什么吃了爱果,你还像没事人一样这件事情。”

那那西闭着嘴,没有再说话。

“一开始攻击我的时候,受影响的感情应该是达到了最高程度吧?所以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眼前什么都看不见,阿尔维斯传入耳中的声音冷静到几乎察觉不出任何感情。

那那西只能沉默着,被他勉强压制的情感的野兽在咆哮。

“老实承认吧,那那西。在吃下爱果之前,你就喜欢我了。”

“哈哈哈哈……”那那西感到自己的声音干涩,却仍然接着说下去,“没想到我还做出过那种事情,真是对不起啊阿尔酱,我向你道歉,总之先把我放开吧?”

“你想回避吗那那西?”

“怎么会,虽然我也喜欢阿尔酱,但还是小姐姐丰满的身体更吸引我啊。”

阿尔维斯没想到自己把话都讲得这么清楚了,对方还是这样冥顽不化的样子。那那西明明有足够的能力挣脱他的束缚,被他握住的双手却一点力气也不用。

他咬了咬牙,勉强自己开口问:“我给你一个机会,做还是不做?”

即使蒙住了眼睛,那那西的震惊还是很好地从他大张的口表现出来了,阿尔维斯感受到对方原本紧绷的身体已经渐渐向僵硬过渡了。

那那西——陷入了有生以来最难的抉择危机!

“……不,不要开玩笑了,阿尔维斯,快放开我。”那那西震惊得连昵称都不管了,他挣扎了一下,阿尔维斯立刻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怎么了,你不是有能力挣脱的吗?”

害怕自己失控的那那西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光是控制自己的意志他已经消耗了足够的精神力,实在是没有自信能控制自己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回答呢?”

即使眼前看不见,那那西还是逃避似地闭上了眼睛,说道:“不做。”——当然是骗人的。

视线,语言,碰触……因为爱恋的心情不断地渴求着这些,得到了之后,微小的满足反而变成了更大的欲望的养分,心脏的空洞不停地扩大,他却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只能放任它不停地增长。

“为什么、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是不承认?”因为这样的态度,阿尔维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够了吧阿尔维斯……”那那西摆出一副消极对应的样子。

“你在害怕什么?”

“呐阿尔酱,我最不愿意的就是因为我的缘故伤害到女孩子。”那那西咧开嘴笑,“别再这么任性了。”

“女孩子?谁?”

面对阿尔维斯的反问,那那西只能歪了下头,表达了自己的挫败。

“在这方面这么迟钝……”到底是怎么判断出来我喜欢你的?“贝儿还真是有耐心。”

“贝儿?”阿尔维斯顿了一下,“你难道是因为不想伤害到贝儿,才不承认喜欢我?”

那那西想破头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阿尔维斯对于这个问题如此地执着,完全无视了他刚刚所有的否认,实在是让他感到头疼:“你还真是倔强啊阿尔酱……”

“贝儿对我来说,是唯一的亲人,我相信对于贝儿来说,也是一样的。”阿尔维斯露出笑容,“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

“诶——?”在这个节点说出来,怎么想都很狡猾!那那西扯着嘴角努力地让自己保持笑脸,“怎么可能……”

“亏我还专门跑来鲁贝利亚找你。我再问一次,做还是不做?”

那那西沉默着,最后叹了一口气。

“都被人邀请到这个份上了,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对吧阿尔酱?”

即使对方蒙着眼,阿尔维斯也没能控制住突然发难的那那西,一转眼已经被对方夺取了主动权。

“什么时候——那那西!”

“啊啦,生气了吗?”那那西用空出来的手取下了自己的发带,墨绿色的眼里映着阿尔维斯的脸,神情柔和地俯下身,“抱歉抱歉,我会补偿你的。可能会痛,请原谅我哦阿尔酱。”

而阿尔维斯已经没办法再提出反对意见了。

余下的火堆噼里啪啦地燃烧着。

空洞的心需要花费一点时间才能填满。


“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那那西被近乎粗暴地叫醒之后,睁开眼睛看着阿尔维斯的一瞬间,整个人几乎化成一滩泥扒拉在他身上。

“阿尔酱~”

“别贴上来——”阿尔维斯额头上爆出青筋,却也任由那那西整个人缠到自己身上。

“这次,好像不是梦了呢。”

那那西摸着阿尔维斯的头发,将人揽在怀里,感叹地说道。

“也就是说,你一直梦见做这种事情是吧?”

“不……呃……听我解释?”被一语道破的那那西顾不上石化,连忙摆起了手。

“算了,早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了。”

那那西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喜悦的心情,眼前开始闪烁起传送的蓝色光芒,转眼间,他的眼前出现的是鲁贝利亚的伙伴们错愕又惊喜的眼神。

“老大回来了!!还有十字军的小哥!!”

鲁贝利亚的山洞里欢呼声轰隆隆地回响。

“阿尔!!”随之飞到眼前来小小的蓝色身影,在几乎贴上阿尔维斯脸颊的瞬间停了下来,贝儿鼓着脸打量了阿尔维斯一会,“为什么阿尔身上会有那那西的味道?难道……”贝儿的怒气噌噌地往外冒,脸上憋得通红:“不管你了,阿尔大笨蛋!!”

“等等,贝儿!”

鲁贝利亚一众看着阿尔维斯追着贝儿离开,又呆滞地看向那那西。

那那西收起自己注视着阿尔维斯身影的眼神,对一群寻求解释的眼神露出生硬的笑容。

“欢迎一下我们的压寨夫人?”

“诶?!!!!”

今天的鲁贝利亚,也是大丰收的一天。


END


感谢童年,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在这冰冷的北极圈里,请让我给你一个拥抱

评论(7)
热度(12)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