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寒明章·五

#太久没更完全变味的一章#

#也是非常无聊的一章#

#论不好好复健的下场#

#案子一点进展都没有我的良心隐隐作痛#


阅读说明及前文汇总:【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阅前说明及章节汇总


阅读本章需要掌握的名词有以下:

游女:从事保健行业的女性的统称。

自身番:町办事处。相当于现代的派出所,由町自治会的人员管理。

白粉:江户时代女性用于化妆的水银或铅粉做的白粉。

心中:指情死。是曾经一度在净琉璃剧及歌舞伎剧作中大热的殉情题材,后被禁止。





土色的碗盛着黑棕色的药,表面映出微弱的烛火,更显得它的浑浊来。


赛罗不再掩饰自己的厌恶,他皱着眉头,比面对最凶恶的罪犯还要谨慎地绷着背。


“喝吧。”梦比优斯似是没看到赛罗写满不愿的表情,劝说道。


赛罗回避了梦比优斯的目光,自言自语似地说道:“啊,我困了。”


他侧身钻回被窝里,梦比优斯带着责怪意味地开口:“赛罗。”


“不要,我绝对不喝药!”


就算表达自己的态度表达得相当理直气壮,赛罗还是被梦比优斯从被窝里翻出来,督促着将药喝了。


也不管难过得趴在地上陷入消沉的赛罗,梦比优斯收拾好了东西,站在门口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去澡堂了。”


“我也要去!”


“病人是被禁止进入澡堂的。”


“骗人的吧!”


梦比优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了笑,道了别开门走了。



翌日,兴许是那帖药起了作用,或者得益于赛罗再也不愿意喝药的顽强斗志,他的精神说不上抖擞,感觉倒也还算清爽。


路过北斗屋的时候,赛罗在门口停了下,没见梦比优斯出来,才迈开步子离开。


纳伊斯昨天没见到人,见面便调侃他:“听说你昨天发烧了。”


“我只是睡不好而已。”


赛罗见纳伊斯笑嘻嘻地质问,隐隐察觉他话中有话,回应的语气都带着不悦。


“昨天的假上哪里玩去了?柳川町的茶屋游女,在这一片名声还不错。”纳伊斯摆出一派风流浪子的模样,语气轻佻。


赛罗皱眉,说道:“听不懂你说什么,见到泰罗说一声,我出去了。”


见赛罗转身就要走,纳伊斯赶紧将人拦下:“诶,慢着慢着,今天头儿让我带你去各町的自身番走动一下,认个脸熟。”方才的调笑没见到成果,他反倒觉得赛罗古板守旧了起来。


赛罗听到还是有工作要叫他做,倒点头应下了。


城内的自身番数量很多,赛罗在上城之前虽然有过了解,到了现在却也只残留下了模糊的记忆。


纳伊斯那跟谁都能聊上两句的性子,让他们只是走走过场的路途,变得格外漫长。


赛罗本就对这些人情交往感到不耐,他见纳伊斯说得高兴,索性将他撇下,兀自前往北斗屋喝茶解渴去了。


路过柳川町门口的时候,他正好与昨天的卖黄豆粉年糕的小贩碰了个正着。


对方见到他,立刻摆出一张熟络热情的笑脸迎了上来。


应了小贩的招呼,赛罗买了份黄豆粉年糕,小贩又当他是要打听什么消息,接着问道:“客官今天还需要打听什么吗?”


既然对方自己挑起了话头,赛罗自然就顺着话说:“昨天问的那个屋子,还有什么动静?”


那小贩忙不迭地应下了:“昨天晚上,我路过那里的时候,那屋里好像聚了几个游手好闲的男人,好家伙,那真的有够吵闹的。”


听他描述的情况,跟上次他去的时候没有区别,赛罗沉吟了一会,草率地道了谢,提着打包的年糕离开了。


他到北斗屋的时候已经是未刻(午两点),走了一早上,他已经是饥肠辘辘。


过了午饭的时间,北斗屋里空了一两张桌子,余下的客人过了饭点,正在悠闲地聊着天。


见赛罗进来,梦比优斯随口将他招到自己正在收的桌子来了。


“身体没关系了吗?”梦比优斯擦完了桌子,直起身子问。


赛罗点点头,将黄豆粉年糕往桌上一放,自己动手倒起茶来:“无妨。”


梦比优斯见赛罗示意了一下他身边的椅子,笑道:“稍等。”他回后厨将手上的东西都放了,才在赛罗对面坐下。


赛罗指了指黄豆粉年糕,慢慢地啜饮起了茶。


还当赛罗有重要的事情打算跟他说,梦比优斯一时哭笑不得:“这个是?”


赛罗摆出要不然还有什么事情的表情,说道:“黄豆粉年糕,很好吃,想让你试试。”


既然已经坐了下来,梦比优斯从善如流地点点头,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暂时算是昨天的谢礼,等我事件解决了,请你去看戏。”赛罗面无表情地说着话,梦比优斯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表情。


“这只是小事情,不足挂齿。”梦比优斯婉拒,随即又问道:“这个年糕很好吃,在哪里买的呢?”


“在柳川町。”


梦比优斯的眼神从赛罗脸上略过,他接着说道:“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纳伊斯那家伙,说要带我去自身番走动,结果走了一个上午,才走了三个。”赛罗显然对纳伊斯的行为非常有意见,提了一下,又泄气地喃喃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话说。”


梦比优斯显然也清楚纳伊斯的性子,象征性地安慰着。


赛罗随即又提了一句看戏的事情。


“为了一点小事,不用专门这么隆重……”


不知道该怎么接着往下说的赛罗苦恼地歪了下头。


“这位小哥只是想请你去看戏吧梦比优斯。”似乎是看到赛罗陷入了困境,旁边的小贩开口搭话,生着一张白净的脸庞,上次他与一群常客坐在一起,今天却是独身一人。


赛罗看他脸上有些看好戏的戏谑,脸一沉没有理他。


梦比优斯求证一样地看向赛罗,赛罗对上他的眼,不禁清了一下嗓子,问道:“你想看哪一场?”


梦比优斯保持着浅笑,说道:“我对这些没怎么了解过,绪生先生有什么推荐吗?”


“这个你可就问对人了,区区不才,我这儿上好的白粉,可是连名演员都赏识的。最近上演的大热门是《心中天网岛》。老板纠结于家庭与爱情的那一段演得真的非常好。”


在介绍的同时还不忘推荐一下自己家的商品,绪生走街串巷的习惯已然深入骨髓。


梦比优斯迟疑了一下:“心中啊……”


“讲什么的?”


“是说纸屋老板和游女的故事……”《心中天网岛》的故事大概讲了一个老板欲抛妻弃子与游女殉情的故事,绪生大概讲完了故事剧情,赛罗已经一时无言以对,而接着绪生又分析起演员的表演来。


“梦比优斯。”艾斯的呼声从厨房里传来,梦比优斯如蒙大赦地应了声“来了。”随即在赛罗紧随不舍的目光中逃向了厨房。


这类的故事当然不讨赛罗的欢心,待绪生大段的话语中终于有了一个停歇,他急忙岔开了话题:“这类情情爱爱的我没什么兴趣,还有别的吗?”


绪生话头一转,又源源不绝地介绍起武戏多的歌舞伎来了。


这回赛罗总算稍稍有了兴趣,将注意力放到绪生身上。


梦比优斯躲在帘后,见那边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了,才转身去帮忙。


好在绪生还得赶着去卖货,他与赛罗闲谈了片刻之后,就挑着他的担子匆匆地离开了。


赛罗才松了口气,梦比优斯送完客,转身端了一盘烤团子送到赛罗面前。


记得自己没有点单的赛罗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梦比优斯顺势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下来,说道:“这是黄豆粉年糕的回礼。”


对梦比优斯这种客气的行为感到不满,赛罗也只是撇了撇嘴,收下了烤团子。


“你想看什么?”赛罗也不管放在桌上的烤团子,只顾着问梦比优斯。


话题又转回了一开始,梦比优斯反问了回去:“赛罗想看什么?”


“忠臣藏。”


“那我们就看这个。”


达到了目的的赛罗满足地点点头,抓起烤团子咬了一大口,大声地夸赞着烤团子的美味。


梦比优斯笑了起来,弯了眉眼。


此刻本是十分美好的时刻,转瞬便听闻纳伊斯从门外杀了进来 。


“赛罗!!你小子什么时候偷跑的!”


听到质问的赛罗怒火中烧,反驳道:“还不是你这家伙讲太久话了!”


“你这是跟前辈说话的态度吗?!”


还没吵起来,从厨房里传来的一声咳嗽,顿时让纳伊斯安静了下来。


梦比优斯脸上保持着笑容,在两人突然安静的时候补充说明:“吵架和打架都是禁止的,请移步店外。”


纳伊斯气冲冲地对着赛罗说道:“给我到门外。”


“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赛罗甩了一下袖子,又坐了回去。


纳伊斯气得吹鼻子瞪眼,他也干脆坐到另外一张桌子上:“我要两盘烤团子!”


事情平息得太快,梦比优斯来回看了两人一眼,应道:“知道了,请稍等片刻。红豆沙烤团子两盘——”他向厨房传了话,便安抚其他客人去了。


赛罗和纳伊斯等到吃完饭之后,再出门时,像刚刚的争执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着他们的未完的工作。


つづく


评论(9)
热度(15)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