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寒明章·六

#中秋节快乐!#

#为了在中秋节发糖不顾一切#

#不管怎么样非常ooc预警是一定要有的#

#本章前段内容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硬生生拖剧情的最佳示范#

#红莲专场#

着急更懒得捉虫大家随便看看×

阅读说明及前文汇总:【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阅前说明及章节汇总

阅读本章需要掌握的名词有以下:

火见橹:消防用瞭望塔。

是夜,风飒飒,十四的月将满未满,怕羞似地藏在云朵后面,半边天空透出深邃的银蓝。日立桥上能听到河水拍岸的轻响,只见桥上一豆烛火,昏暗中缓缓移动。

赛罗伫立在桥上,他望着岸边漆黑一片的建筑,眉间渐渐蓄起了疑虑与怒意。

二元町,长屋。

红莲正与怀里的温香软玉调笑,杯中清酒映着烛火摇曳。

脆弱的纸门突然叫人狠狠地拉开了,吓得本来还在娇嗔的姑娘发出一声尖叫。

被打扰了好事的红莲自然怒声喝道:“是谁不识好歹——哎哟,这不是赛罗少爷吗?”

“他是谁啊?”感到不悦的女子轻声细语地质问。

赛罗黑着脸,等着红莲的下一步动作。

“一个大麻烦,你今天先回去吧。”红莲兀自站了起来,斜坐到地上的女子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下次一定补偿你。”红莲脸上笑得暧昧,女子轻笑出声:“这回且饶了你。”她站起来,袅袅婷婷地走到门口,打量着赛罗,兴趣盎然地说道:“赛罗小哥也可以随时来找我玩儿哟~”

赛罗斜视她,说道:“爱上我可是会吃苦头的。”

“真是有自信。”女子含笑说道,她回头朝红莲点头告辞,出门了。

赛罗接着关上门,红莲将手揣进袖子里:“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破坏我好事?”

“没什么关系吧,反正你每天都是这个德行。”

“事先说好,这酒我可不请你。”红莲大剌剌地挡在食案前,也不喊人坐下。

赛罗也不稀罕他那几文一壶的酒,直言:“替我查几个人。”

“谁?”

“不知道。”

“哈?”

事情甫一谈完,红莲直呼头痛,硬是拽着赛罗到町门外,要他请吃一碗夜鹰荞麦面。

热乎乎的雾气氤氲着的小摊里,红莲呼哧呼哧地嗦下一大口面,拉起了家常。

赛罗新上任的地方虽然离赛文的宅邸远了些,却离红莲现在住的地方只有几町的距离。

他姑且交代了一下近况,红莲笑道:“听起来你很在意北斗屋那个小哥嘛。”

“怎么可能。”赛罗端碗喝汤,他放下碗,眼神一凝:“只是无缘无故地照顾我,让人觉得难免有隐情。”

“就不兴人家关心你?”

“关心我?”赛罗歪头,“也不见得能有什么好处。”

“嘁,还说不在意,胡思乱想。”红莲夹着面,白了赛罗一眼。

赛罗不再争辩,转了话题:“镜子有消息了吗?”

红莲吃面的动作一顿,说道:“屁都没有,这都好几年了。”

赛罗看着他,低头吃面。

两人许久不见,又不好占着荞麦面的摊子聊天,便转头去了关东煮的摊子。喊老板上了一壶清酒,絮絮叨叨地谈起天来。

隔日是个好天气,赛罗按着因宿醉而疼痛的额头,踏入了奉行所的大门,就让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清醒。

他错愕地看着对方皱眉理着舛花色的龟甲纹外褂,定睛一看,正是先前在北斗屋遇到的寺子屋先生。

希卡利眼角一挑,打量起赛罗,问道:“新人?”

“没记错的话,你是寺子屋的……”赛罗摸着头,似是因为头痛作祟而回忆不起来。

希卡利点点头:“小心点。”他也没回答赛罗,径直地朝门外去了。

赛罗看着他的背影,认真地考虑为什么大清早地能在奉行所遇到寺子屋的先生。

“哦——你说的是希卡利啊。”泰罗端坐在书案前,手中的毛笔笔尖湿润。他听完赛罗的转述,低头接着批注文书,说道:“他本来就住这里。”

“诶?”

“你应该知道,町奉行是要住在这里的吧?”

“我知道……”赛罗顿了一下,猛地瞪向泰罗:“那个传闻是真的!?”

泰罗哧笑一声,说道:“这个传闻不用问也知道是纳伊斯那家伙告诉你的。”

赛罗默默地把额头搁到了书案上:“我什么都不知道哦。”他紧守着最后的底线。

泰罗沾了沾墨:“松屋那件案子,有眉目了吗?”

“我让下线去查了,若是掌握了那几个人的行踪,一切都好办。”

“需要人帮手,随时说。”

赛罗点点头,纳伊斯从门外英姿飒爽地进门来了。

被泰罗指使着做了一早上的文书工作,赛罗活动着酸痛的筋骨,一心只想到北斗屋好好休息一下,一掀门帘,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大声地喊道:“哟——小赛罗~”

将他灌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居然直接坐在北斗屋里喝茶,赛罗收回手,将帘子放下了。

红莲在里面发出笑声:“想不到害羞了。”

“你这家伙来这里干嘛!”赛罗连帘子也不掀了,踩着重重的步伐立定在红莲面前。

红莲无辜地抓着手里的烤味噌团子,说道:“我只是过来找你,饿了进来吃点东西……”赛罗一时无言,他一甩袖子,在红莲对面坐下了。

“欢迎光临,需要什么呢?”梦比优斯见他心情不太好,上前替他倒了杯茶。

“今天的定食就好。”

“我知道了。”梦比优斯点头,见红莲对他笑,回应了个笑容转到后厨去了。

赛罗压低了嗓子,从喉咙里发出声音:“你小子再看我就把你眼睛挖了。”

“你今天脾气真差诶,小赛罗。”红莲转过头来看他,“我早上还特意整理了一下情报打算带过来给你呢。”

红莲伸手要拿他面前的茶杯,赛罗眼疾手快地将茶杯收入自己掌中:“说。”

红莲只得讪讪地收回手,说道:“你找我查的那几个人,是从九州地方过来的小偷团伙,老大人称山猿冈之助,刚到江户城没多久,你手上接到的,恐怕是他们在这里犯下的第一个案子。”

赛罗点点头,示意红莲接着往下说。

“冈之助是个对鸣鸟听说颇有研究的家伙,因此见到被盗的主人家饲有名鸟,必定要将它偷走,将鸟转手卖出赚钱。”

“还真是个掉钱眼里的家伙。”赛罗不屑地说道,“他们的藏身之处呢?”

“诶,你觉得我一个早上就能查出来吗?”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赛罗挑眉。

“真过分。”红莲将团子的竹签往盘子上一扔,将手揣回怀里站起身,“麻烦你买单啦,大少爷。”

赛罗看着红莲走出了店门,才安心地喝起自己的茶来。

梦比优斯上前来收盘子,他问道:“刚才那个人是?”

“呃,朋友。”赛罗放下杯子,调整了一下坐姿才回答。

“你们关系真好。”梦比优斯扬起笑容,赛罗不明所以地点头,说:“还过得去。”

“赛罗,今晚有空吗?”

“有啊。”梦比优斯话音未落,赛罗已经率先抢答了,他顿了一下,又慌忙补充道:“今晚,没有计划。”

梦比优斯点点头,说道:“今晚正值十五,可以的话,过来一起赏月吧。”

“当然,没问题!”

赛罗眉飞色舞的模样,好像刚刚郑重其事的谈话,已经顷刻消散得一干二净。

傍晚,暮色四合,月亮如浅痕一样浮现在橙色的东边,赛罗直勾勾地盯着窗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戴拿正玩着剑玉,对自己的工作视若无睹。

申半(下午五点)一到,赛罗将笔往架子上一搁,扔下一句失陪,便匆匆离开。

戴拿被他仓促的行动弄得动作一顿,被落下来的剑玉砸了手指,惹得他一声惨叫,又吓得泰罗手一抖,原本端正浑厚的字硬生生毁了。

“戴拿!!”

北斗屋要到戌刻(晚八点)才正式关门,赛罗赶去了澡堂,想泡个澡好让自己精神些。

赛罗到的时候,比北斗屋关门的时间要早了半个时辰,他见门口的帘子已经收了起来,感到讶异。

“赛罗吗?”他听到梦比优斯的声音乘着晚风从屋顶漂了下来。

他抬头,夜空明月高悬,出声唤他的人背着光,正坐在瓦片铺着的屋顶。

“梦比优斯。”他回道。

梦比优斯声音里带着笑:“上来吧。”

赛罗应了一声,他拉开店门,靠那留下来的微弱烛光,爬起店里的楼梯来。

二楼的阁楼还算是宽敞,隔了一间和室,其他地方井然有序地摆着杂物。赛罗爬上架在通往屋顶小窗口的木梯,夜风便将他手中的蜡烛吹得堪堪熄灭。

他伸手要护住火苗,又因抓不稳,身体有些许的摇晃,有只手从背后将他扶住,等手中的烛火安定地燃烧起来,赛罗回过头,正好对上梦比优斯的眼睛。

赛罗朝他点了下头,跃上屋顶,在瓦片上坐好。

夜色晴朗,月亮落了一地的银华。平素里质朴不起眼的瓦片,浅灰的颜色在月光中格外惹眼,一眼望去,火见橹林立在屋敷中间,十分张扬,连远处的山川也化作漆黑的轮廓尽收眼底。

“怎么样?”梦比优斯问道。

“景色真好。”赛罗脱口而出。

“对吧。”梦比优斯似是反问,语气却是笃定。

烛火在风里熄灭,余下一缕轻烟。两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梦比优斯将手中的物品递给赛罗。

赛罗还是等到有东西碰到自己手背的时候才发觉的,他放下已经熄掉的烛台,将那小包接了过来。

“你喜欢吃甜的吧?这是萩饼。”

赛罗嗅到夜风中,春意在悄然而至。

つづく

评论(12)
热度(18)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