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寒明章·七

#突然完结画风变来变去的一章#

#究极奥义·流水账凑字数大法#

#历时四个月才写完一章×#

#本月说好的三更达成√#所以欠大橘子的债还清了

#好兄弟有福不同享,有难你来担#

#吴服屋的小姐到底有多好看#


阅读说明及前文汇总:【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阅前说明及章节汇总



阅读本章需要掌握的名词有以下:


火付盗贼改方:江户时代的特别行动组,类似于现在的特警或武警的职能。

番屋:町办事处。

打刀\太刀:请百度日本刀词条





借着还算清亮的月光,赛罗开了包,拎了一个萩饼塞进了嘴里。


红豆的甘甜和糯米的香气混合得相得益彰,他吃得高兴,眉毛都张扬开来。


梦比优斯还任由思绪在风里飘散,被突然塞到嘴边的触感唤回了神。赛罗将萩饼贴到他嘴边,紧盯着他的双眼在夜中无光自华。


受那双眼蛊惑一般,梦比优斯张开口,将那饼纳入了口中。


嘴唇柔软的触感在指尖一拂而过,如碰了火,赛罗飞快地将手收了回来,只听得心跳声如擂鼓。他又捡起一枚萩饼,往嘴里塞去:“这个很好吃!”


梦比优斯笑了一下,开口问起他的工作来。


赛罗因为嘴里塞了两个萩饼,咦咦呜呜地回话,却又根本听不清。惹得梦比优斯直发笑,要他将东西咽下了再说话。


两人闲聊了起来,彼此聊着办过的案子和店里头的客人,竟然也能聊得情投意合。


月亮已经从高空中渐渐下沉,他们快连对方的面容都看不清了,看着视野里梦比优斯的轮廓,赛罗总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熟悉感从何而来,只听着梦比优斯说话的声音,眼前人作为梦比优斯的存在,又在他心里产生了十分清晰的认知。


他头一偏,应起了梦比优斯的话。


翌日早上的赛罗神采奕奕,眉梢都带着笑意,露草色的和服搭着他挺拔的身姿相当惹眼,平素里都常惹得大小姑娘对他纷纷侧目,此刻连玩着手鞠的女童,都仰着头盯着他直瞧。


他与女童回视了一眼,抬头就见到红莲那身惹眼的绯色和服,正用着相当随意的姿态靠在长满了花蕾,正待开放的樱树下。


红莲手里拿着烟斗,吞云吐雾得好不快活。


赛罗自然知道他是在等着自己, 眉头一凝,走上前去。


“哟,小赛罗,来一口呗?”红莲捏着嗓子,矫揉造作地将手里的烟杆递了上来。


知道他在模仿什么的赛罗,只是漠然地盯着他瞧,说道:“刚从花街回来吗?”


红莲笑了一声,收回手接着抽烟,说道:“眼力真好,要是不去,我这个消息可就探查不到了。”


“找到那只猴子了?”


红莲手指摩挲着烟杆上阳刻着的梅花图案,并没有回答赛罗的问题,说道:“山崎屋的少东家你知道吧?”


赛罗略一思忖,道:“做酱油生意的那个?”


“正是。”红莲点点头,接着说道,“他昨天刚购入了一只柳莺,在宴会上兴高采烈地炫耀呢。”


“是松屋家那只?”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红莲歪了下头,“山猿刚将鸟卖给他不久,我猜想应该还在新町和深川町附近,那些家伙手头一宽,腰带也得松一下了,于是我就到新町里头打听了一下。真让我抓到两个,于是就跟着他们,地方让我找到了。”红莲从怀中拿出纸张,递给了赛罗。


“还有一件事。”赛罗接过来,将它装进了怀里,问道:“有个孩子被他们绑了,你有看到吗?”


“嗯?没有。”红莲接着抽烟,他缓了一会儿,站直了身子,说道:“我就先回去了。”


赛罗的好心情随着那句没有,消散得干干净净。他沉着脸点点头,目送着打哈欠的红莲离开。


他接着脚步匆匆地赶到町奉行,将事情与泰罗一说,派了吉卫门去到去与火付盗贼改方通报,他独自一人别上太刀,在吉卫门出发之后就离开了。


深川町离他们有二里远,到了当地,也是己刻(早上十点)了。


谁知火付盗贼改方的人已经在深川町番屋前等着赛罗。领头的男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岁模样,腰上别着打刀,眼神坚毅,姿态凛然。


吉卫门凑到赛罗身边,问道:“赛罗老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与那领头相互点过头,赛罗说道:“现在就出发。”


抓捕的行动是非常快速而果决的,当赛罗踹门而入的时候,随着女人尖叫声的响起,还在睡梦中的男人们已经被纷纷制服。


将偷盗的贼人抓拿归案了,案子姑且告一段落。将山猿一伙交给火付盗贼改方的武士,赛罗一回光之町,就与吉卫门一同往松屋去了。


他刚进了门,坐在柜后的松屋老板立刻迎了上来:“大人……”


赛罗点了点头,说道:“松屋,你随我去山崎屋一趟。”


松屋老板一愣,问道:“是小豆町的山崎屋吗?”


“是了,听闻他昨日刚购入了一只柳莺,我想叫你去认一趟。”


松屋老板忙不迭地点头,他顿了顿,问道:“大人,请问贼人已经捉拿归案了吗?”


“早上已经落网,现在正在候审。”赛罗顿了顿,“那个叫七吉的孩子……”


松屋老板一听,立刻接上了话:“我正要跟你说呢大人, 前天夜里这孩子突然出现在门外,虽然受了惊吓正在发病,但是幸好平安无事了。”


“什么?”赛罗一听,不自觉地往前踏了一步,吓得松屋老板往后一缩。


“他在哪里,带我去见他。”赛罗的眉头又扬开,语调轻快地说道。


松屋老板一时被他气势所震,便转身引起路来。


当天晚上只借着灯光看了个大概,赛罗在看到孩子的那一瞬间,也确定了是那天晚上被绑在屋子里的男孩。


见赛罗脸色深沉,七吉怯怯地望向松屋老板。


坐在枕边的松屋老板安抚地拍了拍他,赛罗才干脆地发问:“你前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


七吉摇了摇头:“不知道。”


赛罗眉头一皱,松屋老板就急忙解释:“大人,当时他是昏倒在门外的,是真的不知情。”


“那,你怎么会被绑到那边去?”


七吉怯怯地开口:“那晚上我起夜,不小心撞见他们了。本来有个人说要杀我,但是他们的首领不让,就把我绑走了。”


赛罗沉吟了半晌,点点头:“也罢。你要是想起前天晚上的事情,就到町奉行所来找我。”


七吉又看了松屋老板一眼,才点头。


“松屋老板,走吧。”


小豆町的山崎屋一听少爷购入的柳莺是脏物,竟说免费归还于松屋,那少东家虽然肉痛,却也无异议。两家商家也以此为契机,有了交情。这已经是后话。


目睹了一件好事的赛罗,心情爽快,喊了大家过来,让他将这段佳话记下,好好与邻里分享。便与松屋分别,回奉行所去了。


他归途还到二元町里的歌舞伎座外的看板上查看最近上演的剧目,盘算着喊上梦比优斯过来看看。


乍一看,由于近来心中的题材十分受欢迎,相关的剧目排了长长的一串,这种看上去凄美异常的情节,叫不少人沉迷得很。


一看忠臣藏久久才上演一回,赛罗顿时没了兴趣,将手揣进兜里,转身离开了。


等将事情忙完,他才意识到肚子饿得直响,离北斗屋还有六町路,他又不自觉地加快了步子。


过了天草桥,光之町的町门就差几步远,旁边的小贩兴奋的声音就传到赛罗的耳朵里了:“那不是银朱屋的小姐吗?”


如果没记错,银朱屋就是之前在北斗屋里听到的吴服屋的名称,听闻了小姐的美貌,赛罗自然而然地就跟着他们的目光望了过去。


银朱屋的小姐约莫十六岁,生得朱唇皓齿,梳着岛田髻,温婉恰似画中人。她正跟身边的侍女小声地说着话,低垂的脖颈雪白。


确实生长了一副好模样,也怪不得单身汉都心心念念。赛罗收回了眼,喃喃地说了句好饿,匆匆地赶去北斗屋。


已经过了饭时,店内还坐着几个客人。赛罗一看都是眼熟的脸孔,与他们问候完,才在旁边的位置上落座。


店里没人招呼,赛罗给自己倒上了茶,刚环顾四周,见堪助一伙人桌上也还没上菜,便开口问道:“梦比优斯呢?”


鱼贩长川应了他一句:“在后厨呢,老板休息去啦。”


“我说头儿,你怎么这个点才吃饭?”堪助停不住他好管闲事的性格,探头问。


“我才刚从小豆町回来。”赛罗啜饮着茶,回答道。


“那不就是会从天草桥回来了。”


听堪助这么说,赛罗自然是点了点头。


只见对方用十足可惜的声音说道:“说起天草桥啊,听说吴服屋的小姐要谈婚事了。”


“是吗?”


“对啊,对方听说是个大名呢。你不觉得超可惜的吗?阿良小姐这样一个天仙般的美人!”堪助露出伤心的表情。


赛罗不自觉地点点头:“啊哦,确实是长得跟天仙一样。”


“头儿你已经见过阿良小姐了啊,你听我说啊……”


“欢迎光临,需要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后厨走出来的梦比优斯,手里还端着沙丁鱼定食,脸上带着待客用的笑容,问着赛罗。


赛罗听到梦比优斯的声音已经将目光从堪助身上移开,看着梦比优斯客气有礼的笑容,开口说道:“梦比优斯,上什么都好,总之先帮我上点东西垫垫肚子。”


“菜单可以看这边,决定好了再跟我说。”梦比优斯将沙丁鱼定食放到堪助三人的桌子上,指了指墙上,转身回后厨。


“喂,梦比优斯?”赛罗没把人喊回来,他张了张口,一时无言。


长川凑到赛罗身边,说道:“看样子是生气了呢。”


“对,生气了。”堪助吃着腌萝卜,附和道。


“生气了。”卖纸的阿沼点着头,笃定地说道。


所以说,为什么生气啊?


“梦比优斯?!”



寒明章·完


次回つづく



注:红莲模仿的是花街下层的游女若将烟斗递给客人,客人也接过的话,两人便达成了共识与交易的规则。


评论(10)
热度(13)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