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遗忘之前(短打完结)

国庆第一弹

来自@凹凸曼没有玻璃心 太太点的命题作文

努力地get到这个题的点√

这是一篇甜甜的文√

也是一篇OOC还是很严重的文√

照例不检查,欢迎捉虫√

请不要忘记点赞推荐和评论哟~定番】

---------


“再过不久,你的记忆就会丧失了。”奥特之母轻皱着眉头,她那悲天悯人的神情,从几千年前开始就不曾变过。

听到这一句话的同时,仿佛是抗拒一样,赛罗感到头部一阵剧痛。他放在头上的手不禁收紧,缓缓地松开。

他的手落到膝盖上,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啊,我知道了。”

很好,跟平时的语气没有什么区别。他自信地想。

奥特之母担忧地看着他:“不要勉强自己。”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赛文光看赛罗的神情,自然也知道他是在逞强。此刻他也只能以父亲的立场询问道。

奥特之母摇摇头:“能试的办法都试过了。不敢肯定会保留哪些记忆,这次的伤太重了,即使是治愈得很快,难免还是出现了纰漏。”

赛罗爽快地一笑:“哪里,只是记忆而已,还能再创造!对吧,老爹!”

“嗯……”赛文见他笑得轻松,又不忍开口泼他冷水。

“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去奥特港口了。”

他急于从这个窒息的空间逃离。


等离子火花塔在静静发亮,刚刚治愈的身体,此刻只能感到体内充盈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只有还在隐隐作痛的额头,还提醒着他即将失忆。赛罗在奥特港口外面等着,梦比优斯的任务在今天结束,他一边庆幸着自己经历的战斗还未被知晓,一边又不知要如何开口谈论起他即将失忆的事情。

他近乎迫切地在众多身影中寻找着熟悉的轮廓。

梦比优斯对于赛罗会在港口迎接自己这件事感到意外。从他们认识,交往到现在,比他还要忙得多的赛罗,连见面都是匆匆忙忙地从别的地方飞来。现在见到在外面等待的赛罗,反倒让他有些意外。

“哟,梦比优斯。”

“呀,赛罗。好久不见。”梦比优斯才刚刚落地,就被赛罗抱了个满怀。他被吓了一跳,笑着说:“这是怎么了?”

“好久不见。”赛罗的声音一如既往,甚至比平时还高了一点。

“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呀。”梦比优斯拍拍赛罗的背,他觉得这个拥抱的时间有点久。

赛罗放开他,说道:“我们去广场那里走走吧。”

“好啊。”

等离子火花塔下面的广场,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不少奥在活动。

在广场边的长椅上坐下,梦比优斯感叹道:“好久没来这里了。”

“是啊。”赛罗看着火花塔,回答道。他突然笑出声,说道:“上次公布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还被老爹追到这里来打呢。”

梦比优斯也想起这件事,报以苦笑:“当时可是不得了的骚动。”

借这件事的福,他们的恋情几乎传遍了整个光之国,当时的赛文直叹家门不幸,雷欧知道之后也把他们两个叫到奥特竞技场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

阿斯特拉和泰罗更是当梦比优斯被赛罗蒙骗了一样,追着梦比优斯谈了好几个星期。

赛罗好像本身就带着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体质,梦比优斯在那个时候才算有了真切的体会,不抱着相当程度的觉悟,就没有资格与赛罗并肩。

赛罗扬起下巴:“本少爷决定的事,可不是几顿揍能改变的。”

“揍你可不是主要目的。”梦比优斯冷静地吐着槽,“你做的事情真够惊世骇俗的。”

“不,也有你的份。”赛罗补充道。

梦比优斯侧头看他,正好对上赛罗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他随即一笑:“你说得对。”

赛罗从喉咙深处发出笑声,才将目光移向了广场。

“你这次的任务怎么样?”

“这次的行星很有活力呢,过不久大概就会有生命诞生了。”梦比优斯看向火花塔,说道:“真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啊。 ”

“真不错啊,真想去看看。”

“下次不忙的话,跟我一起去看看。”梦比优斯自然地做出了邀请。

赛罗爽快地点了点头,说道:“说起来,之前说要一起再去一次地球的。 ” 

“不知道龙他们怎么样了。”梦比优斯露出怀念的表情,他对于地球的记忆总要从GUYS的伙伴先谈起。

“再说一次吧。”

“啊?”以前对于这个话题总是带着些许不耐烦表情的赛罗,主动地提出让他再说一遍,梦比优斯感到惊讶地看他。

对方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说道:“你在地球上的事情。”

梦比优斯点点头,又说道:“会很长哦。”

“好了,快说。”赛罗盘起了腿,催促道。

他盯着梦比优斯,梦比优斯也只好调整坐姿面对赛罗,以便能够进行长时间的谈话。

梦比优斯谈起地球上的事情的时候总是最高兴的,赛罗从地球上回来之后,大概也能理解梦比优斯的心情,只是以前不愿意听,大概是因为有些嫉妒在里头。

谈及一些比较好玩的事情的时候,梦比优斯还不忘从随身的光脑里调出照片给赛罗看。

赛罗认真地看了,连日比野未来的脸都仔仔细细地端详。

梦比优斯也只是对着照片感叹:“真是怀念啊。”

“再去一趟不就好了?”赛罗看着梦比优斯,看他十分怀念的表情,不大能理解。

“再过去一趟就不一样了呀。”梦比优斯说道,“每一段记忆都是独特的,这样才有回忆的价值不是吗?”

赛罗点点头,却也只是盯着梦比优斯看。

“你怎么了?”一直被盯着,梦比优斯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赛罗张了张口,没有给出答案。

梦比优斯摸了摸自己脸上,确定没有东西,才说:“但是你一直盯着我。”

“想看啊。”

梦比优斯伸手挡住了脸。

“你干嘛?”赛罗发出不满的质问。

“不想被看啊。”

赛罗一时失笑,只好自己伸手抓下梦比优斯的手。

“就这一次,让我看看吧。”他平静地说着。

梦比优斯的心脏却突突地跳了起来,他回视赛罗:“发生什么了?”

“把你的脸记住了,也就不会忘了。”赛罗笑着说,却不知道他的手心已经发凉。

“为什么会忘记?”梦比优斯感到单纯的困惑。

赛罗哈哈地笑道:“以妨万一嘛。”

“哪有这种随便的假设。”梦比优斯半信半疑地回应。

“比起这个,你刚刚的事情还没说完呢。”赛罗转移着话题。

梦比优斯顿了顿,才接着说了起来。

说完了GUYS的事情,自然而然地就谈到了之后两人的相遇。

当时的赛罗才刚刚被从等离子火花塔被逮捕,梦比优斯那时刚从地球回来,正好在去奥特警备队总部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情。

他们第一次见面,正好是赛罗最狼狈的时候。

比起其他人满是愤怒与责备的目光,只有梦比优斯露出好奇的表情问他:“为什么想要碰等离子火花呢?”

“想要变得更强。”梦比优斯还记得即使是落于下风,赛罗眼里也不曾熄灭过的倔强。

这个人的话,能理解吗?赛罗的困惑在下一秒就得到了解答。

当时的梦比优斯十分赞同地点头:“你的话,想做的事情一定可以做到。”

这是从哪里来的自信呢,赛罗一直想不明白。

他顺势问了出来,梦比优斯毫不犹豫地说道:“因为是你的话,一定做得到。”又是毫无根据的自信,跟没解释一样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赛罗点着头,对这个理由十分信服。

直到警备队发来消息让梦比优斯回去复命,两人间的谈话才算结束。

赛罗在梦比优斯准备离开的时候喊住了他。

“怎么了吗?”

赛罗看着他的脸,笑了起来:“没什么,只想叫叫你。”

“你今天真奇怪。”梦比优斯歪了歪头,被赛罗挥挥手,催促似地赶走了。

赛罗摸摸自己的头镖,看着在等离子火花塔下自己的影子,久久不语。

END

评论(6)
热度(30)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