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寒明章·一

#这是一篇正经的推理文#

#名侦探赛罗#

#赛罗:我的华生呢#

#其实上面都是我瞎扯的#

#永远在挑战冷门题材的路上#


有请太子对本文的中心思想进行概括:


泰罗:大哥,不是,我强调了让他们好好工作。你听我解释,他们真的没有趁机谈恋爱。你看,我就遵守得很好啊!


请先戳以下说明阅读:

 【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阅前说明及章节汇总



阅读本章需要掌握的名词有以下:


奉行所:职务范围除了警察,还囊括了行政、司法、立法和消防等多方面的内容。类似于今天的东京都政府。


瓦版:类似报纸。



———————————————————————————————————— 






那是如月(旧历二月)的一个夜晚。亥刻(晚上十点)的钟声荡漾在冰冷的空气里。


松屋的老板熄了店内的烛火,手上的灯笼在一片漆黑的夜色中,像是夏夜将尽的萤火,随着他走动的步伐摇摇晃晃。


他听着自己的草鞋和砂砾摩擦的声音,微弱的虫鸣如同远方传来,更显得此刻寂静。


突然像飞窜的老鼠一样细碎的声音传入耳朵,让他不禁驻足聆听,随之却只能听到风穿过木檐的呼呼声,他缩了缩脖子,步子迈得更快了。


夜空中,风拂去了薄纱般的云雾,上弦月静静发亮。





晨雾笼罩着的光之町,还是黎明时分,挑着担子的小贩已经在长屋的巷间穿行叫卖了。主妇们聚集在水井边打水,时不时闲聊上几句,还能听到长屋里呵斥小孩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柴火和炊饭的味道,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


在早春的阳光里,穿着灰樱色和服的年轻人伸了个懒腰,挂起了用白字写着食字的暖帘,他生得一副叫人亲近的清秀面容,不笑也勾起的嘴角更添一分亲切感。


他返屋拿了扫帚,束起袖子清扫门口。


“早啊梦比优斯。”


“早,六助先生。”


梦比优斯回应着路人时不时的问早,挑着沉重担子的小贩,得了这一声回应,走路都显得轻快了。


他只顾着低头扫地,直到视野里出现的衣服下摆让他停下了动作。


停留在眼前的人,冬日寒意还未散尽的天气里却只穿着一件千草色单衣,眉宇英挺,眼里还有着一股子桀骜不驯的意气,看上去像是个武士家的少爷。


“早上好。”


面对梦比优斯的问候,那少爷突然轻抬了一下下巴,接着才开口:“早上好,奉行所怎么走?”


“沿着这里直走,过了桥右转直走到底就是了。”


“谢谢。”对方生硬地说完,迈步离开了。


梦比优斯握着扫把,看着他挺直了身板的背影,嘴角渐渐泛起笑意。


“赛罗来了吗?”从店里走出来的艾斯,脸色苍白,嘴唇还有些许的血色,他将双手揣在袖子里,问道。


“艾斯哥。”梦比优斯没有回答,而是喊了一声。


艾斯自然已经看到了名为赛罗的年轻人的背影,他向梦比优斯点了点头,又转身进去了。





奉行所早早地就开始闹腾。


纳伊斯一路跑过外廊,刷地拉开门,抓在手里的瓦版快要贴到戴拿脸上去了。


“快看!”


本来还昏昏欲睡的戴拿被纳伊斯喊得一激灵,伸手就抓下了纳伊斯手上的纸张。


“我和哉阿斯的段子登上去了!”纳伊斯没等戴拿看清瓦版上写的是什么,就迫不及待地透露出来了。


戴拿皱着眉抓了一下头发,悠悠地叹了口气:“就这种事啊……”话还没说完,紧接着打了个哈欠,头一偏又要打瞌睡。


“等等,什么叫这种事,你知道我们有多努力吗?喂,戴拿?醒醒!”纳伊斯伸手去拍戴拿的脸。


“大清早的还是那么吵。”


虽然对方的声音不算是威严,甚至还带着一点调侃的意味,纳伊斯还是立刻停住了手,站直了身体打招呼:“头儿!”


泰罗无奈地挥挥手,说道:“我来介绍一下。”


听到泰罗的声音,戴拿努力地从睡意中挣脱出来,睁着眼睛看来人。


“这是今天加入我们炎组的赛罗。”


赛罗抬手打招呼:“哟,早上好。”


纳伊斯凑上来打招呼,尽力保持着前辈的形象,两人寒暄着相互认识完,回头一看,戴拿已经睡过去了。


“老爷!”外廊传来咚咚的小跑声,报信的少年人未至声先到。


泰罗应了一声,随即问道:“怎么了吉卫门?”


“松屋被盗了。”吉卫门脸上还有因为奔跑而浮现的红晕,他喘着气,语速飞快地报告着。


泰罗眉毛一皱,说道:“纳伊斯,你和赛罗一起过去看看。”


松屋的门开着,吉卫门领着纳伊斯和赛罗到的时候,店里的学徒还在招呼着客人,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进了后厅,松屋的老板面色郁郁地坐在榻榻米上,见到他们三人,才勉强地打起一点精神应对。


他扯起待客用的笑容,端正了坐姿说道:“不好意思,让二位老爷看到小人这般失礼的姿态。”


纳伊斯站在走廊,只是往屋子里看一眼,便开口说道:“带我们去看看吧,老板。”


老板欠了欠上身,起身引领两人往里面的屋子走去。


屋子里的壁橱门被打开,里面却空荡荡的,偷盗的人很利落,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纳伊斯和赛罗四处看了看,吉卫门则乖乖地站在门外听候。


“早上来的时候就发现壁橱里的钱箱不见了。”老板交待着情况。


赛罗转头看到了放在一边的桌子,上面一块圆形的痕迹让他颇为在意,随即问道:“这儿放了什么东西?”


松屋老板脸上更是现出戚戚的神色:“那是鸣翠。”


“啊?”


“鸣翠也不见了吗?”纳伊斯看上去比松屋老板还要激动,刚刚还算是稳重的表现,此刻也破了功。


“鸣翠是什么?”赛罗皱起了眉头。


松屋老板应下了话头:“不才,那是老夫养的一只柳莺。”


“上次的评赏会上可是一举夺魁,风光得很。”纳伊斯说得像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一样,反观松屋的老板,连爱鸟也遭了窃,此时再回顾那当时的喜悦,更显得脸色灰败了起来。


“鸟有什么好偷的。 ”赛罗嘟囔了一句,他又环顾了屋子,查看起了窗户。外面植了几株银杏树,早晨的阳光让并不浓密的树冠一拦,投到地上的光斑影影绰绰。


赛罗盯着地面看了片刻,搭了手的窗沿上还摸到了些许粗糙的沙土。他捻了下手指,回过头问道:“当家的,你有什么线索吗?”


“……昨夜关店回家之后,是有听到些许声响。”松屋老板声音低沉,接着又说道:“我只当是野猫什么的,没有在意。”


纳伊斯倒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去向吉卫门低声嘱咐了几句,吉卫门沉着地点了头,转身离去了。


松屋老板又接着说:“我们店里还有个学徒,今早也不见了。 ”


纳伊斯和赛罗同时向松屋老板走近了一步,赛罗率先问道:“是谁?”


“是个叫七吉的孩子。”松屋老板摇了摇头,说道,“他是个老实的孩子,真是不愿相信是他做的。”


“总之先交给我们吧。”纳伊斯拍了一下赛罗,说道:“这位小哥可是相当优秀的。”


“喂,这样说是不假。”听出了纳伊斯有要将这差事推到他头上的意思,念及是前辈,赛罗还是稍稍收敛了自己的不满。


“麻烦两位大人,请将鸣翠一并找回吧。”松屋老板深深低下了头。


在松屋门口告别时,柜台内的掌柜也向两人行了礼,店内空气有些许的滞郁。出了店门,时间已近己半(中午十一点),阳光晃着人眼,小贩们还在挑着担子汗流浃背地走过。


赛罗脸上不见明朗的颜色,纳伊斯倒是恢复了他跳脱的性子,揽住赛罗的肩膀:“年轻人,不要这么较真,走吧,吃午饭去。”


纳伊斯熟门熟路地领着赛罗,当那个写着食字的暖帘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赛罗不禁啊了一声。纳伊斯好奇地望过来,脸上挂起了感兴趣的笑容:“怎么了?”


“没什么。”赛罗轻咳了一下,抚了一下单衣上的皱褶。


早晨看门店只是匆匆一眼,门口摆着乘凉用的长椅,还有放冰水的木桶。进了店,里头还算宽敞明亮,收拾得也十分干净,只在墙壁上贴了菜单。店内只有两桌客人,有几位围坐在一起,脸上是风吹日晒的黝黑,堆在一旁的物品能看出来都是赚辛苦钱的小贩,倒有一个年轻人长得还算白净,他坐在那里面,扎眼得很。


引起赛罗注意的,还是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的男人。那男人身着绀青色的祫,神色冷峻,一双丹凤眼有意无意地投来目光,恰巧与赛罗对上了眼。


接着赛罗又看到早上问过路的年轻人挑了帘出来,手上端着食盘,笑着喊了那男人一声:“先生。”


闻言将目光移过去的男人脸上浮现了笑容:“说了,叫我希卡利就好。”


“很失礼呀。”梦比优斯将手上的定食放到希卡利身边,看向赛罗的时候顿了一下,眼睛弯弯。


“梦比优斯,还是老样子给我来一份吧。”纳伊斯开口喊道。


梦比优斯笑着应下了,朝后厨通报了一声,向两人走了过来。


赛罗不自觉地在脑海里复述了梦比优斯四个字,他跟着纳伊斯坐下,目光扫过墙上的菜单,放在膝盖上的手指不自觉地轻点着膝盖。


“先生,你也来吃饭啊。”纳伊斯连角落里的希卡利也相当熟络的样子,希卡利保持着笑意点点头,算是回应。


眼看着梦比优斯越走越近,赛罗不自觉地将本就挺得很直的脊背又挺了挺。


“不介绍一下吗?”梦比优斯先向纳伊斯开口了。


“我是赛罗。”没等纳伊斯说话,赛罗已经直视着梦比优斯,开口自我介绍了。


“我是梦比优斯。”梦比优斯还是笑着,状况与早上无甚区别。


赛罗还在想着要怎么往下接话,梦比优斯便说道:“需要点什么呢?”


“那,你帮我点吧。”



つづく

评论(6)
热度(34)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