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弱虫ペダル/今鸣】《雨天》by樊舒

#严重OOC慎#

#欢迎收看霸道泉总爱上我【X#

#我的管家不可能这么上道#

#作者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全篇废话请自觉为作者点蜡#

#一点也不甜但是我不管!#

雨不断打在道路上,不算很大,视野勉强算清晰,对于骑行的妨碍不算小。车轮碾过雨水的声音已经被耳边刮过的风声掩盖不少,由于峰山离家不算远,鸣子即使在假日里也会过来这边做训练。

早上天气预报倒是说过了会下小雨,所以没放在心上,现在他只能匆匆忙忙地找地方避雨。

接近秋天的时候下的雨,就像带着寒气的虫子不停地在往身体里钻,鸣子冷得有些发抖,好不容易才到平时的停车场,在遮雨棚里停好车。鸣子用力地甩干一头带着雨水而耷拉下来的头发,奈何成效不大。

喝了几口水,平时劲头十足的浪速飞人此刻也只能怏怏不乐地等着这场看似没有尽头的雨下完。

本来下雨天也没有什么人,除了偶尔在山道上路过的汽车,鸣子一个人也没有见到。只能数着外头路过的车聊以自慰。

渐渐接近的自行车的链条声让他突然之间精神了起来,这个时候会有谁呢?大叔?卷岛前辈?小野田?不管谁都好,总算是有个人可以做伴了,鸣子总算打起一点精神头,连耷拉的头发都看起来精神不少。

奈何出现的那个身影却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假、正、经……”没办法,谁让自己跟这家伙同步率最高呢,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在自行车的行动率上他们两个实在是默契得让人怀疑是不是上辈子是双胞胎。

“喔呀,鸣子。”假正经——今泉同学显然也是来避雨的。看他的情况,比鸣子好不到哪里去,黑色的发稍不停地往下淌水,运动服也已经湿透。好不容易打起的精神再度萎靡了下来,鸣子应道:“什么啊假正经,不好好在家里练车出来干嘛。”

“只是练习而已,想不到搞得这么惨。”今泉捋起湿透的头发,潇洒的动作要是让他那帮女粉丝看见,估计尖叫声都要突破天际。

最看不惯的就是这假正经的假正经了!鸣子心里哼了一声。

两个人在一起完全无话可说,开始这简单的几句问候已经结束了这场对话。

好无聊——为什么偏偏过来的是这个假正经啊!鸣子想着打了个喷嚏:“啊啾——!好冷!”抱着双臂在原地努力地跳着,骑行的时候没必要穿太多衣服,现在停下来了才感受到空气中的温度。

一只干净漂亮的手拿着一条干毛巾出现在视野里,今泉看着鸣子呆愣地抬起头来,啧了一声说道:“擦干头发,不然感冒了就麻烦了。”

“谢了……”鸣子此刻也懒得跟他矫情,接过毛巾开始搓头。“回去我洗干净了还你。”

“不用了,你都用过了,送你吧。”

“你什么意思假正经!嫌弃本大爷吗!?”

“一条毛巾而已这么计较才奇怪吧!”

“啊!!可恶的有钱人!”鸣子愤愤不平。

“噗哧……”看着鸣子因胡乱擦拭头发而变得杂乱无章的发型,今泉很给面子地没有大笑出声。鸣子此刻真的很想跟这家伙大吵一架,不还是打一架好了。跟大叔打得起来的架,面对假正经的瘦高个身板,鸣子反而觉得无处发力。

“宰了你啊假正经!”把毛巾直接拍今泉脸上,鸣子倒是解气了。

“你这红毛——”今泉扔开毛巾,打算好好跟鸣子理论两句的时候,对方突然又“啊啾!”地大大打了个喷嚏。鸣子一边抖一边吸着鼻子,那样子竟然让他感到有点可怜。这种下雨天还真是让人生不起气……今泉从随身的包里抽出外套,给鸣子扔过去。

“你又干嘛假正经,突然对本大爷这么好,一定有什么企图!”鸣子虽然接过了带着兔子图案的浅蓝色外套,却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少自作多情了,高中联赛快到了,现在可不是你悠哉悠哉感冒在家养病的时候。快穿上,再这么下去一定会着凉。”

“本大爷才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就乖乖躺在家里呢!倒是你才要小心不要着凉呢!”外套又再一次被扔回今泉手上。明明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为什么要这样别扭地表达关心啊。

看假正经不顺眼才正常啦本大爷一点都没觉得感动啊朋友什么的可是有很多的不要轻易被这种假惺惺的关心收服啊鸣子章吉!!鸣子认真地告诫自己。

今泉深深感到两人之间不能再用语言来交流了反正一定会吵起来就对了,不由分说把外套给鸣子披上,为了防止鸣子脱下来,一手圈着鸣子的肩膀,一手拿出手机给高桥打电话。

“干什么啊假正经!!放开我!!”鸣子对于和假正经亲密的肢体接触好像抵触得很,挣了两个没挣开,偏偏对方在打电话,他不得不暂时放弃抵抗,实在是不爽得很。“好了没!”明明假正经看起来那么瘦,力气为什么这么大啊!

“别乱动!把衣服穿好!”

“不用啦!本大爷身体好得很根本不需要你多此一举!”

“刚刚打了两个喷嚏的人可不是我啊红脑袋。”

“说得好像你不会打一样!”

话说到底要保持这种紧紧缠在一起的姿势到什么时候啊!!鸣子越是挣扎今泉的手越是收得更紧,现在两人更是用接近拥抱的姿势吵着架,并不丝毫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

当然这种姿势两个人都无法再保持平衡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会摔倒在地上,今泉圈着鸣子的手也只能在最后一刻变换姿势撑着地上,避免最大程度的伤害。

“好痛——”当然整个人都摔到地上的鸣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抱歉,你没事吧?”“快从我身上下来啦!”

“少爷……”开着车前来的高桥此刻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他此刻复杂的心情,毕竟不是每个管家看到自家少爷把别的男孩子压在向下打算行凶还能保持他这么冷静的态度的。咦地上的外套不是少爷的吗……难道是两情相悦,已经干柴烈火的时候自己打扰到了?!高桥已经老泪纵横,希望少爷能够原谅他此刻的莽撞。但是他到底应该怎么向老爷夫人交待……

“高桥?你还好吗?”等高桥从泪眼婆娑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少爷正在担心地看着自己,高桥此刻已经恢复了身为一名执事应该有的素养。“没事的少爷,请快点上车吧。”高桥打开车门,等候着少爷上车。

红发同学被少爷硬塞进车里的时候还在用力抵抗,帮着少爷把自行车收进后备箱,高桥决定等会专心开车,后面即将发生什么他都不知道。

“要去哪里啊假正经,我可是还有一半的路程都没有练完!”

“我家。”

“哈!?我不要!放我下车!去假正经家里一定会被传染假正经病毒的!我才不要变成你这样的人呢!”

“少说两句蠢话给我乖乖坐好!你好吵!”

“才不要咧假正经!!!”

果然当什么都没发生真是正确的选择,开车的高桥先生在心里为自己多年来的管家经验鼓掌。

到达今泉家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处于冷战时间,分坐两边谁也不理谁。

高桥管家事先帮鸣子开了门,鸣子被眼前的豪宅震得说不出话:好大——虽然知道假正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但是现在才有实感啊喂!

“喂鸣子,你走路都同手同脚了……”

“要你管假正经!”

明明那么大的地方却只有几个人,哪里像自己家里,弟弟妹妹挤在一间房子里热闹到有点吵,这种环境才会造成假正经那个性格吧切。

高桥把干净的衣服和茶水茶点放在房间里后就出去了。换上今泉的衣服,鸣子不得不把衣服的袖口挽多两圈才把手露出来,领口看上去宽松得快要从身上掉下来。明明只差十几厘米,衣服的尺寸能差得这么离谱吗!

看着鸣子,今泉脑子里只有:为什么这么可爱不对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鸣子!!这样的弹幕不停刷过。

“想不到你家这么大,看起来跟卷岛前辈的家差不多了。”鸣子豪迈地一口一个和果子,嚼没两口马上开始灌茶,又被烫得哇哇叫。

果然这个才是平时认识的鸣子啊……今泉一边给他倒冰水一边这么想。

“啊!”鸣子匆忙接过,往嘴里灌又匆匆忙忙地倒了自己一身,嘴里还一阵一阵地发疼,胸前浸了水,透了水的衣服都变成了深蓝色,鸣子表情郁卒地拎起衣服,抱怨着从遇到假正经以来简直是倒霉透了。

“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好不好!”别过头不去看鸣子还带着水珠的锁骨,今泉起身给他拿衣服换。

总算等到雨都停了,时间也不早了。鸣子手里提着装骑行服的袋子,推着单车,对着送他出来的今泉十分嫌弃,“别跟来了假正经!可恶,接下来的练习都做不了。”

“回去的路上小心不要摔车才对吧,冒失红毛。”

“吵死啦!我走了!”鸣子跨上自行车,忸怩地开口:“今天谢啦假正经。”

今泉看着鸣子发红的耳尖,笑了一声:“再见。”

鸣子巴不得赶紧走,道谢什么的简直尴尬得不行。

高桥跟在今泉后面万分感慨:“少爷……原谅老奴的失礼,鸣子少爷虽然很可爱,可是你们现在还太年轻……是不是好好考虑一下呢?”

“哈?!考虑什么啊高桥你想哪里去了!”愣了半天,今泉好像是模糊明白了高桥的意思,反驳的时候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隔天上学的时候今泉无论怎么都觉得奇怪,刻意慢了三分钟才出门,只要别遇上鸣子那家伙就行了,虽然脑子尽是那家伙的脸。

接连着几天下来,鸣子才发现明明每天早上和课间都能见到的假正经突然之间哪里都见不到了。

“小野田?假正经那家伙呢?”

“咦,不知道啊……”

“啧,搞什么嘛。”少了一个平时跟他抬杠的假正经,鸣子整天下来怎么都觉得别扭。

午休的时候抢完了面包和小野田正往花坛固定用餐处走的时候,鸣子看到今泉从拐角出现的时候喊了一声:“假正经!”今泉听到声音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转头就走。

“可恶!小野田帮我拿着,你给我站住假正经!!”居然敢当做没看见本大爷!你死定了!

小野田猝不及防被塞了一怀的面包,明明想跟着追上去,看着鸣子的速度,还是自觉地往小花坛移动过去了。

距离没有多远,何况今泉实在做不出在走廊里逃跑这种没形象的事情,鸣子在他面前一个滑步刹了车,成功阻止了今泉的脚步。

“有什么事情吗鸣子?今天好像没有其他训练项目。”

“最近哪里都没见到你我觉得很奇怪,你是在躲我吗?”鸣子环着双臂,努力地吊起眼角装出质问的态度。

“没有这回事。你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请让开一下。”

“喂!我知道了假正经,你是怕了本大爷了吧!哼,当然了像本大爷这么厉害的选手一下子就能吓得假正经屁滚尿流了!”

“少得意了红毛!谁胜谁负比一场就知道了!”

“正好!赢了你让你知道知道本大爷的厉害!!”

被死对头这样一挑衅,鸣子倒是完全忘记了之前打算质问的问题。

今泉暗自松了口气。

怎么可能让他知道,他真的是在刻意躲着这家伙呢,从那个雨天,高桥不小心的点醒后,更是在意起了这个看似神经大条的笨蛋。

都怪那个可恶的下雨天!


————————————————

要问为什么突然写这个……因为十五号那天下雨了_(:з」∠)_好冷的

然后真的是OOC到我都想哭惹_(:з」∠)_原谅这个烂尾其实我本来想写告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么一怂

感谢看到这里o(*≧▽≦)ツ全篇废话真是对不住QWQ但是他们两个人就是平时吵架我也觉得好暖好甜【你的点太低啦

以上w感谢不嫌弃

评论(3)
热度(22)
  1. 樊舒樊舒-同人汇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