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OP/ZS】《论香吉士的N种死法》by樊舒 女体索隆慎入

 本文为片段式结构,因此没有所谓过渡,承上启下,节奏呈跳跃式,全文仍然是暧昧向

纯粹娱乐,在意语法标点应用段落处理请自觉off脑内开关

再次郑重说明,此文可能触雷,ooc严重。请雷性转慎入。

另外楼主不是搞笑型写手表示不好笑别来找我QAQ【比起不好笑,不好看更严重吧哈哈

 

本节目由@ 尕_跳 NOH株式会社友情赞助播出

感谢以下单位的大力支持@ 尕_跳 

在观看的同时一定要保持室内明亮哟~☆


 

Part one

 

从口中发出的喘息声在耳边回响。

“橡胶橡胶——象枪!!!!”路飞的声音即使他离得远了也听得见。

索隆平息着自己的呼吸,除了他身上仍然血流不止的伤口,此刻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经历了过了一场战斗。

“看来差不多也要结束了。”索隆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趋向平静,自言自语。

“索隆——”乔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索隆听见他奇特的脚步声,还有皮鞋磕在地上的声音。很快同样伤痕累累的香吉士和乔巴出现在他们面前。

“快点绿藻头!我们还要去和娜美桑汇合呢!”香吉士停在门边向他喊道。

索隆不耐烦地就道我知道了一边向门口移动。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意料。

在乔巴脸色大变喊出索隆小心的时候,那颗莫名其妙的炸弹已经在他的上方炸响了,然后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粉色的烟雾里。

香吉士和乔巴连忙后退几步避开烟雾,香吉士眼看着里头烟雾过了一段时间才开始消散,而打出炸弹的人却早已经废尽力气自己倒下了。

“索隆!你还好吧!”乔巴着急地地外围问道。

“咳咳!”烟雾中传来咳嗽声,听起来还是健康的……但是好像哪里不对。

索隆抬手挥了挥眼前的烟雾,总觉得身上有什么异样,但是说不出来在哪里。唯一令他真实感觉到不对的地方是,他身上的和服大了许多,稍不注意就滑了下来,然而做为一个经常脱上衣的主,他并没有在意。

而后在烟雾散去的时候他两个小伙伴的表情实在是非常古怪,因此他惯性地挑起了眉:“怎么?”当话说出来之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是低沉而又磁性的……女声。

于是他愣住了。

 

香吉士不知道此刻应该怎么表达他的心情。

烟雾中,皮肤黝黑衣衫半褪胸器惊人的野性美女正用他熟悉过头的表情看着他们。完全不晓得自己春光尽泄。

欧……派——香吉士的关注点直接就在于对方雄伟的胸前……的伤疤上。

这个伤痕太眼熟了吧!哦不我不相信这个美女居然是那个绿藻头!这么性感怎么可能是绿藻头那个混蛋!啊但是真的好性感~~~此刻香吉士的想法已经偏离了正轨。

 “不——”乔巴此刻智商明显已上线,“不好啦——索隆变成女人啦!!!”

与此同时它并没有听到两人啪叽石化的声音。

 

Part two

 

“诶!!!!”此刻集体的力量总是能让人臣服。

“她是索隆!?”娜美表示难以置信!!!胸比她还大怎么回事!!!她真的没有在嫉妒。

索隆紧紧抿着嘴,十足不爽的表情,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的气氛中,即使拉好了衣服胸前一片风光仍然没有要遮掩起来的意识。

路飞一身绷带和乌索普在地上笑得没心没肺。

“啊啦,这样不就一辈子都只能当个女孩子了?”罗宾笑得深思熟虑。

索隆额头青筋爆起:“别说这种危言耸听的话!”

“哟呵呵呵呵——连声音也这么好听~~那么索隆小姐,能让在下看一下——”

“白痴啊!”布鲁克话没说完已经被索隆一拳揍飞。

“super——”弗兰奇称赞道,“sexy——”

乔巴则泪流满面地检查着采集回来的炸弹灰烬的成分。

而香吉士全程石化。

索隆余光瞥到在人群外的身影,心里暗自嘁了一声,由于声音的原因他要比往常还沉默。

“索隆现在好奇怪啊哈哈哈哈——”路飞不怕死地笑道。索隆额头再次暴青筋。

“大家!结果出来了!”乔巴手里举着药剂试管,啪哒啪哒地跑出来。

香吉士耳朵一动,自发地凑过来了。

“这个药效只有一天,明天这个时候就会恢复了。”

“没有解药吗!?”索隆一听这个状态还要保持一天,皱起了眉头。

乔巴说:“我才把成分分析出来,要制作解药的话船上的药还缺一些,反正只有一天,也没有后遗症,就这样吧。”

“啊反正明天就恢复过来了!我们来开宴会庆祝吧!!!”路飞习惯地揽上索隆的肩膀,然后愣了一下:“哈哈哈哈好软……砰——”他被索隆一剑柄砸到船舷的另一头。

“宴会宴会!!!”路飞依旧举起双手不在意地说道。“香吉士——”

“我知道了你这家伙。”香吉士点起烟,回应道。

 

船上灯火通明。

布鲁克拉着欢快的小提琴曲。餐桌上热闹得很,路飞的抢食行为直接激起了民愤,乌索普和弗兰奇正合起伙来修理他。

乔巴拿着自己那份甜食坐在索隆身边一个劲地劝他不要喝太多酒。

而索隆刚认真地应着我知道了然后往嘴里灌酒。

娜美托着下巴叹气:“这感觉真是太微妙了……”

罗宾举杯向索隆笑笑,看着对方毫不在意地回敬她,以一惯的喝法,胸前的和服早就湿透。

“我倒是觉得很有趣呢。”她笑着这样说。

香吉士手中放着食物的托盘重重地往索隆面前一放,所有的恶声恶气在面对对方的正面的时候,全部消失无踪。

索隆感觉到一阵恶寒向他袭来:“你脸红个屁啊吃错药了!”香吉士扭捏地回骂:“少说废话!就算再讨厌你这家伙——我也不可能对女士恶言相向啊~~~~♡”

“你说谁是女士啊想打架吗花痴圈眉!!!!”

“香吉士!再来一盘!!”路飞伸长手臂缠上索隆,直接整个人弹到索隆身上,而刚好他的手臂勒在索隆的胸部下方,原本已经坦露大半的胸器此刻被路飞一撞,简直呼之欲出。

被如此香艳的场景直击眼球的香吉士不堪重击,喷血而亡。

“啊——香吉士——”

 

 

Part three

 

香吉士在乔巴的救治下勉强缓了过来,而索隆已经被勒令远离香吉士的视线。

尽管对此不满,但索隆还是坐在了最远那一端,顺便身上的和服简直包得不能更紧。

乔巴一边给香吉士输血一边说:“真是的,我还以为你的症状彻底好了呢。”

路飞闷闷不乐地坐在香吉士头边,嘴里还嚼着娜美塞过来的肉。 

 

然而香吉士这样宴会也开不下去了,将食物都吃完之后众人将餐桌收拾好,由于索隆主动要求洗碗,自然没人跟他争。

娜美和罗宾先行离开了,船上的男人还聚在餐桌上聊得开心,时不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索隆听着身后的笑声有些恍神,想到了以往站在这里沉默着洗碗的背影。而如今那个家伙却因为自己而躺在了沙发上。

这种体验实在很令人意外,不过……

感觉还不坏。索隆嘴角勾起一抹堪称温柔的笑意。

香吉士昏沉沉地听着耳边的欢声笑语,却没听到最熟悉那个声音。也没看到那家伙爽朗大笑的模样。

而后他又昏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厨房里已经空无一人,四处也已经收拾干净了。

他撑起身来,手上仍贴着止血贴。

关了厨房的灯,他回了卧室拿衣服。

浴室门口扔着一件眼熟的墨绿色长袍,香吉士撇了一下嘴,说道:“什么嘛,绿藻头那家伙终于想起来要洗澡了。喂!索隆,你洗好了没——”在他拉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反应过来了。

索隆像平时一样哈地一声转过身来,然后猛地眼明手快地将手边的浴巾向着香吉士甩了过去。

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的视野,萦绕在烟雾内的身躯有着令人血脉喷张的曲线,香吉士觉得自己已经幸福得像上了天堂。

“嘁,白痴啊。”索隆也不管自己身上未着寸缕,径直走到了香吉士眼前,发现自己此刻要比对方矮上一点的时候,有些不爽地皱了下眉。

她拉下香吉士头上的浴巾,披回身上。香吉士倒退了两步,一脸脑子里很混乱的表情。

索隆随意地披着浴巾,盯着香吉士的脸看了一会,最终叹气地走开:“你小子真是没救了。”

“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香吉士怒气冲冲地回头应道。

索隆已经扔开了浴巾,正伸手拿衣服,闻言将目光移了过去。

香吉士浑身僵硬地看着他,脸上憋得通红,显然对这突然袭来的福利表示把持不住。

最后,他向索隆比起拇指,颤抖着说:“nice!!”然后喷着鼻血倒地。

“谁他妈管你去死啊!!!”本来被乔巴念叨着绝不能让香吉士受到刺激而被迫干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事情但最终功亏一篑的索隆的怒吼震惊了全船的人。

 

Part four

 

把香吉士找回了宿舍,索隆面对乔巴的询问只是应付了几句之后,又提着酒瓶上了瞭望台。

夜阑寂静,海浪声声,月色映在海面上透着柔情似水。

索隆坐在窗边,对着眼前的景色视若无睹,只觉得胸闷气短,深深地觉得胸前两坨实在是碍事从而对娜美和罗宾从某些地方起了由衷的崇敬之心。

时至半夜,瞭望台外传来脚步声,预测到来人的索隆不禁有些意外。

香吉士的头在楼梯处探了出来,手中还托着托盘。

“请用。”他十分绅士地将托盘轻轻放在了索隆面前的桌子上。

“好恶心……”索隆被这彬林有礼的态度激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老子不跟女士计较!”香吉士试图用着平时和索隆说话的态度,但显而易见他是失败的。

索隆此刻怒气值被瞬间点满,他拽过香吉士的领子:“你小子说谁是女士!”

“不是么,变成女士了就好好地像个女士啊!”

“哈!你特么想干一架是不是!”

“干就干……不对!我可是从来不对女士出手的你这家伙!”

“‘哈!”索隆直接一用力就将人提了起来。

香吉士顿时浑身僵硬,半点也不敢动,连声音都是紧绷的:“你,你放我下来!!”

索隆很快发现了原因——胸前太大顶到了对方的胸膛。

“靠!”他泄了气,把人放了下来。

香吉士下意识想要整理领带来缓解情绪,却发现自己仅仅只穿了衬衫,只好咳了一声让喉咙不再那么紧张。

索隆抓过托盘上的饭团,顿了一下递给香吉士。

“干嘛?”香吉士手中还夹着未点燃的香烟。

“吃多一点,不然你要是又流鼻血了省得我要去找乔巴。”

“不用了你吃吧。”香吉士点上烟,说道。

索隆挑了下眉:“吃一点也不会怎么样吧,靓眉小哥。”

香吉士肃然:“当然了乐意为您服务~~”

索隆的眉头跳了一跳,嘴角抽搐。对方还真是相当吃这一套啊……索隆机智地选择默默啃饭团。而香吉士已经沉寂在了莫名的幸福感之中。

真是个白痴。索隆心中再次肯定自己深具慧眼。

当香吉士托着托盘离开的时候,最后仍然扭捏地扔来一句:“我可是因为你现在是女士才来给你送夜宵的,你这混蛋我才懒得理你。”

索隆笑了:“比起担心我,你还不如好好休息呢,鼻血狂魔。”而后响起的脚步声略显仓促。可恶一定是因为那个绿藻变成了女士害的!

索隆心情极好地接着灌酒——嗯?没了?

 

Part five

 

“早上好两位女士,今天也为你们精心准备了早餐喔~~”香吉士一大清早十分精神。

“肉!!”路飞永远是第一个冲进餐厅的人。

乌索普端起自己那份,就上了瞭望台和索隆换班。

“啊——————”然后他们听到了从上方传来的惨叫。

“嗯?”路飞立刻站了起来,抓上几块肉:“喂——乌索普——你怎么了!!”

香吉士直接拔腿往上冲。

乌索普哀嚎依旧:“没事!!!你们不要上来!!!”

乌索普整个人哆嗦着,双手特别严肃地捂着脸:“索、索隆你你你快把衣服穿上!!!”两手之间还特别严肃地张开了保持眼前明亮。

锻炼身体习惯性脱了上衣的索隆:“……”

等到众人冲上来的时候,眼前所见的情景就是正捂着脸蹲在墙角抖得很愉快的乌索普和衣服整齐盘腿坐在地上正在擦汗的索隆。

“你小子——”香吉士黑化了,直接从地上抓起乌索普:“你他妈的看到了什么?!”

乌索普脸红成了柿子,神游天外。

“喂,厨子,我肚子饿了。”索隆悠哉游哉地说道。

“我知道了,马上去准备。”香吉士相当绅士地鞠躬。

面对如此顺从的香吉士,索隆表示不习惯!!

路飞一脸失望:“什么嘛,什么事情都没有啊。”

“就是。”娜美则是一脸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还以为怎么了呢。”

而后众人像来时那样鱼贯而出。

索隆睨了乌索普一眼,身上自带修罗气场,让刚刚还在脸红心跳的乌索普很快回了神。

妈妈啊我要被杀掉了!!!!!!!内心正在飙泪的乌索普感想如上。

索隆一脸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下楼吃早餐。

吃过早餐,索隆回宿舍补眠。

 

风平浪静的一天过去,转眼已是黄昏。香吉士查看了一下正在熬煮的汤,转身去做最后的蘸酱。

“香吉士!!可以吃了没有!!!”路飞老早从外面闻到香气就窜了进来。

香吉士踢开他伸过来的手:“没好,给老子老实呆着!”路飞委屈地蹲在地上。

最后尝了一下蘸酱的味道:“简直完美~”

“娜美桑~~罗宾酱~~”香吉士在飘出去的同时还踹了想趁机想偷吃的路飞。“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哟~~~❤”

“晚饭~~”乔巴踩着愉快的脚步跑了进来。乌索普和弗兰奇聊着和兵器相关的话题,娜美和罗宾在布鲁克的玩笑下微笑着走进来。

平静普通,再正常也不过的晚餐时间。

而香吉士却早早就吃完了晚饭。端起了托盘就离开了餐厅。

男生宿舍内昏暗一片,可见在里头睡觉的人仍然在沉睡之中。香吉士拉亮灯,走到了索隆的床前,对方正冒着鼻涕泡睡得毫无形象。

“喂,绿藻头,起来了!”香吉士放好托盘,拍着对方的脸。

鼻涕泡“啵”地一下破掉,索隆死死闭着眼睛,没有动静。

香吉士内心顿时就震惊了:卧槽难道鼻涕泡破掉了是再也醒不过来了吗!

“喂!绿藻头!”香吉士不耐烦,手里多用了几分力。

猛地手腕被索隆伸手抓住,睁开的猩红色的眼眸也直直盯着发愣的香吉士。

索隆手上一用力,没防备的香吉士整个人就向前倒去,他一手撑在床上,面红耳赤地骂:“混蛋你干什么!!”

对方在他颈前嗅了嗅,呢喃道:“好饿……”沙哑的嗓音就像羽毛一样撩过香吉士的耳边,也直接撩过了他的心尖。

香吉士用力地拽回手,仓促地后退两步之后,一脸怒容道:“饿就给老子起来吃饭!”他的耳朵实在红得令人无法不在意。

索隆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走过香吉士身侧的时候,斜视了他一眼:“哟,耳朵红了。我现在好像不是女的了吧。”说着他还往胸前摸了几下。“啊太好了,总算结束了。”

“闭嘴!要你管!”

索隆心情爽利地哈哈大笑。

好像有些东西,才刚刚要开始。

 

END


评论(4)
热度(9)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