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OP/ZS】《静寂森林》by樊舒

算是食用前说明:

本文魔幻风,背景已架空不可考,请原谅笔者最近的脑抽,可能出现四娘蛋疼的明媚忧伤风,人设烂请勿喷,砖头什么的“请你自由地……”

 

另,索大我对不起你请惩罚我吧OTL

PS: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相当荣幸!!

 

森林一度静寂,风的精灵不再肆意,幻兽与动物们安静为前往另一国度的圣人停留。

精灵们低低吟颂着哀悼的歌谣。

终于,守候千年的你也陷入沉睡。吟游诗人之间仍在传唱着,千年前异界战争时的诗歌。

而他,也以名之力,流传世上。

水晶雕刻的棺木里静静躺着已逝精灵的遗体,他长及地的金发被仔细梳理,卷起的眉梢再也不会飞扬,紧闭的湛蓝色眼眸也再不会向美丽的女子投去充满爱意的目光。他只是静静地,沉睡。

葬礼并不隆重,所有曾受及其恩惠的,与之相处友好的,都在棺木前送上自己的祝福。

离去吧,在另一国度,会有他。

橘发的妖精默默地站在一旁,她已经历经千年,作为逝去精灵最好的异性友人,她沉默着,看着友人紧闭上眼睛,失去光芒。

“山治,”空中传来她平静的声音,“死去是你最幸福的时刻,诞生于大地的精灵为你祝福,亦点亮你去时与归来的道路。”

直到葬礼结束,橘发的妖精看见精灵的棺材上,逝去的精灵正微微笑着,看向那位千年前的战士留下来的剑。

吟游诗人的诗歌中,那位半兽人战士被这样传唱:

“三把刀的勇士,

他的绿发为山林所赋予,

他的红眼为敌人的血所染红,

敌场上永不退缩的战士,

同胞为他英勇的身姿所鼓舞,

他的名为所有战士所崇尚,

罗罗诺亚·索隆

他所挥的剑是斩杀所有邪恶的力量。”

精灵族中也这样传唱,逝去的精灵曾一边听一边笑,温润的声音却毫不留情地反驳着诗歌中的赞颂:“明明是个只会迷路的绿藻头。”

那时,所有年纪尚幼的精灵便会围上去,要求他们的长老讲述那个一千年前,几乎要在时间洪流里遗失的故事。

山治总会先吸上一口烟杆里的烟,湛蓝色的眼睛倒映出精灵族小孩们欢快的笑容,回忆起那一千年前,已悄然褪色的记忆。

那时的他还小,同眼前这些小鬼一样,一改精灵喜静的性格,在开满奇花异草,飘浮着萤光的森林中四处乱窜。

他已有人类十七八岁的外貌,时常会到森林外去,整个森林在他眼里就是最好的游乐场所。

忽然有一天精灵族内开始加强戒备,日趋紧绷的气氛让人透不过气,爱好和平的精灵开始锻造武器,未成年的精灵被禁足。

大战即将来临,魔族开始入侵。那时的精灵们这样告诉他。并不懂得精灵们如此严肃的原因,不过年纪尚小的山治也知道该担负起守护族人的重任。

他偷溜出族群的栖息地,在沉静的森林中寻找自己认为危险的敌人。那时的他真是蠢不可及。时至今日,这个精灵仍如此评价自己。

他感受到了陌生的气息,趁对方不备,一脚踹去,出乎意料被拦下来,久未逢敌手的山治感到一阵兴奋,很快与对方打得水深火热。

直到彼此精疲力尽,两人双双倒地,被攻击的人才发出疑问:“喂,精灵你干嘛突然攻击人啊。”“因为我不认识你。”山治率性道,“此乃精灵族所在之地,不容任何入侵都存在。”

“嘁!我才不是入侵者,只是这森林太大了,找不到出去而已。”对方不屑地回答。“噗,什么,你迷路了吗?”山治大概是永远不能理解不认识路的人的痛苦,因为整座森林他都是逛透了的。

“谁迷路了,那只是意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炸毛的入侵者跳起来反驳。

山治看清了眼前的人,葱茏的绿色短发,略尖的耳朵上带着三枚耳坠,面庞俊朗,硬朗的身材外套着半兽人的铠甲。

“你是半兽人诶……”绿发的人不耐烦的开口:“对啊,有什么问题?”“身为半兽人你居然还会迷路,你们祖先的基因是没有遗传到你身上吗??”“吵死了你个圈圈眉精灵欠打是不是!!”“居然敢侮辱精灵的眉毛,你这绿藻头给我跪下来赎罪!!!”

于是因为一个无聊理由再度打起来的两只被发现了,巡逻的精灵一人一只把他们拎回了精灵之地。

迷路的半兽人被招待到了其他房间,而山治不得不面对他们的族长笑容满面的询问:“亲爱的山治小朋友,请问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你是想出去透气呢还是送给魔族当晚餐呢?”

“我怎么可能让他们抓走,还有我不是小朋友死老头!!!”“是么,未成年的小鬼……”“哇,死老头你干什么!!!”至于为何山治三天闭门不出,原因按下不表。

然后半兽人大概是因为与军队走散,所以暂在精灵之地留宿。两人一见面就掐,劝架的人到最后已经懒得劝直接叹口气,视而不见了。

那时的他们还都只是小孩心性,等到互掐到没兴趣了,两人便开始有了交流,虽然还是一言不和就打。

山治才知道他一直喊绿藻头的人有个名字:罗罗诺亚·索隆。

他们聊到了彼此的梦想,山治表示用三把刀的半兽人想要成为剑客很诡异,索隆冷哼着道一个精灵喜欢下厨做饭感觉更奇怪。路过的人叹气走远,又掐起来了不是?

即使口头不将对方的梦想看在眼里,他们还是记住了对方的梦想,那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再然后呢?趴在山治腿上的精灵小孩眨着眼睛问。再然后啊……山治眯起眼睛拍了拍小孩的关,我们成为朋友啦,嘛,大概吧。

的确也只能用大概,他们的关系比朋友,还再复杂一些。索隆到山治家窜门的频率变多了,来是总爱提上从谁谁家A来的酒,坐在桌边就吆喝着圈圈眉快上菜!!山治骂骂咧咧地冲出来与他打一架,毁了桌椅之后不得不用法术将它们复原,再跑去厨房。

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事,却开始在精灵心中燃起不安,战争迟早会开始,也就是说,这个暂时的旅人迟早会离开,奔赴战场。他并不想让绿藻头离开,至少在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如此坦诚地面对自己内心的想法。

“你很苦恼吗孩子。”曾经的族中的长老温和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他没有否认。“每一个生命都有他们的方向,即使偶尔错过,也一定能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交汇,造物主自有他有安排。”长老如此告诉他。感觉已经被看透一切,山治只是别过头沉默。

直到恐怖终于降临。精灵的战士毅然奔赴战场。山治闭门不出,他不能跟随着队伍,因为他必须保护森林,那是他所决定的方向。

索隆站在门外,敲了两下门,里面无人应答。过了一会,他出声道:“厨子,我知道你在里面,我走了,也许永远不会回来。我不会让你等我。就这样。”

山治听见剑刃插入土地的声音,索隆低沉的声音带着决然:“我以半兽人罗罗诺亚的名义起誓,无论未来身处何方,我与精灵山治的灵魂彼此连系缔结,受彼此制约。”

门内的精灵僵在当地,半兽人的脚步声远去。索隆已经离开。

他知道,这是半兽人所许下的,最沉重的誓言,没有明说,透过契约表达的爱。

打开门。那把花纹隽永的剑被留下。精灵双手颤抖着握上剑柄,上方阵法一闪,契约成立。

异界战争如何惨烈,直到后世书籍上,流传的歌谣中,都可窥见一斑。

当伤痕累累的精灵从战场上归来,带来的是半兽人领军罗罗诺亚·索隆在最后一役中战死的消息后,所有精灵皆为其流下眼泪。

除了山治,他沉默地,将那把剑,拥入怀中。

森林一片静寂,所有生物为他们祝福,点亮了去时与归来的道路。

他们可以听见千年前的半兽人对着逝去的精灵道:“你还真慢呐,圈圈眉。”然后他们一向安

静除了对美丽的女精灵热情外的圣者火大回他:“谁要你等啊,自作多情的绿藻头!!!”

曾趴在山治腿上的精灵们微笑着为他们送上祝福,你们的故事不会消失,因为它永远铭刻在我们的魂中……

 


评论
热度(2)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