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弱虫ペダル/今鸣】《浪人》[壹之章]by樊舒

*伪时代剧

*题目和内容并没有什么关系

*大多私设,OOC是一定有的

*文风的违和我已经救不回来了【毕竟我擅长的现代剧啊!

*试写……我也不肯定效果怎么样,希望大家看完给个意见,感谢

*要是看不下去,不如我们坐下来喝一杯_(:з」∠)_茶

 

 


↑封面也是乱糊的ORZ


壹之章

太阴历六月,时值水无月之初,这个多雨的月份来临,就意味着夏天的骄阳又要炙烤得人昏昏欲睡了。刚下过一场暴雨,道路泥泞不堪,马匹和轿夫们来来往往,又让水洼里原本清澈的水变得混浊。

路边点心屋外坐着一位武士。头上戴着笠帽,身上穿着红色的和服,腰间跨着一把刀。他正喊着老板娘再来一份,口音上听着像是大坂的人士。

咋一看像是一位风尘仆仆的武士,但脚上那双草鞋磨损得相当厉害,和服的边缘有些地方已经发白,可以推断出这位武士,不过是个贫困的浪人而已。

他直率的道谢让老板娘开心地掩嘴退下。虽然是位武士,却不摆架子,也没有浪人令人讨厌的恶劣口气。

时间刚好是寺子屋的孩子们归家的时候,一路上嘻嘻哈哈地追逐,浪人扔下十几文铜钱,起身刚要走出去,奔跑着的小孩迎面就撞了上来。

男童见对方带着刀,脸又藏在笠帽下看不清表情,巨大的恐慌让眼泪喷涌而出,嘴里边发出哇哇的哭声含糊地说着对不起,小小的身子发着抖,好不可怜的样子。

“咦——怎么怎么,哪里痛吗?男子汉可不能哭哭啼啼的啊!”浪人对于这种事情相当地没辙,蹲下身子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哭泣的孩童。

若男孩就此止住哭声还好,当下只顾着害怕了,连浪人说了些什么都听不清,哭得直打嗝。

就这样,引起了出行巡逻的与力和同心的注意。

面对喊着你这家伙打算做什么的同心,浪人反而气定神闲起来。应了同心一句:“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听了这异地的口音,同心更没有办法轻易相信眼前这个矮小的浪人武士所说的话了。将孩童拉到身后护起来,同心嚷嚷着让浪人跟他到办事处一趟。

原本跟在同心后的与力根本不理会这边的火爆气氛,这位俊美的高大公子走到点心屋里,与老板聊起了天,好一派悠闲。

等到同心已经跟浪人拉拉扯扯起来,那位与力才走过来,对着同心的头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喂小子!”

“是,头儿!”被上级这样打了头,同心赶紧住了手,恭敬地退到一边去。“说了多少次了要先调查再下结论,那么多目击证人你都不会问一问吗?”与力喝斥着手下。

浪人愤愤地整理好凌乱的衣衫,上下打量起这位好像有钱公子一样的与力来。

“方才这小子的冒犯,还请多多谅解。”与力换上一副客气的表情,却连个微笑都欠奉。

“哼,你这家伙还是有点识相,不过本大爷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惺惺作态的假正经了。”浪人摆出高傲的姿态来。

“听大人的口音不似江户人,能否出示一下手形呢。”

浪人闻言,双眼一瞪,似乎要发怒,顿了下才开口:“区区与力,好像没有查人手形的资格吧。”

“你这浪人,不要对你客气还蹬鼻子上脸了!”一旁的同心对于浪人轻慢的态度又是耐不住性子了,刚挽起袖子要上前,又让与力喝了一声。

“大人赶到江户来必定是有要事要办,应该不想在我们办事处浪费时间吧。”与力说话倒一直是客客气气的。只是言下之意,要是浪人不合作,只怕要跟他们去办事处走一遭了。

浪人低头思忖了一会,才妥协地哼了一声,甩出一张手形来。

细细看过这位叫鸣子章吉的流浪武士的手形后,与力又细看了下对方的行头。

又问了他头上那顶写着“京都平川次郎吉”的笠帽的来历,浪人只翻给了与力一个白眼,给了个路上捡来的答案。

既然对方这样说,也保不齐是这样,与力也报上自己的名讳,将浪人放行了。

“今泉俊辅?切,假正经而已。”

鸣子章吉离开的时候,还扔下这样一句话。

这原本只是巡逻的一小段插曲,与力今泉想不到,很快又会和这个性格率真如稚童的浪人再次相遇。

 

待续

 

注解:

1,与力,同心都是隶属町奉行的捕吏,负责治安。与力是最下级的武士。

2,手形:类似通行证或者通关证。

 

参考书籍:

《一日江户人》  杉浦日向子著

《江户日本》  茂吕美耶著

《半七捕物账》  冈本绮堂著



评论
热度(6)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