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弱虫ペダル/今鸣】《告白》by樊舒

鸣子认识今泉那天起就跟他不对盘。

两人的兴趣爱好完全相反,比如说音乐,他喜欢酣畅淋漓的摇滚,今泉却喜欢缠绵悱恻的电影原声带,他喜欢激辣的咖喱面包,今泉却喜欢甜的鸡蛋烧。连骑自行车的方式都不相同。鸣子只要能用力跟动踏板往前冲刺就不会轻易停下,而今泉刚是从容有余地在不同路段用最适合的齿轮骑行。外貌上也是截然相反,鸣子热爱张扬的红色,连头发的红色都热烈得像火焰。今泉则中规中矩到连校服的领带都系得一丝不苟。

鸣子管今泉叫假正经。假正经当然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红毛笨蛋”。

这样两个身高悬殊十五厘米的人走在学校里,因为同样在自行车部的一年级大放光彩的关系,却时常被认为是搭档。

正因为同样出色,鸣子在自行车上从来不愿落于人后,而今泉当然也是。所以每天自行车竞技部的社团活动最后总会演变成两人的个人竞赛。

这种良性的竞争,主将和老师当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激起学生之间上进争取的意识难道不正是好事一件吗?

今天已经四胜五负。

鸣子咬着牙甩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他指着今泉,眼里燃烧着雄雄的斗志:“再来一次!”

今泉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刘海已经湿透粘在了额头上,黝黑的眼睛映着鸣子斗志昂扬的样子,心情愉快地答应了。

“一,二!”踩动踏板转动车链的声音破风而去。

鸣子习惯在一开头提速,争取在第一秒就跟对手拉开距离,在这种分秒必争的战场上,拉开越久就越占优势。

今泉太熟悉对方的一举一动,换档提速就能紧紧咬在鸣子的PINARELLO后面,

前面的红毛还在挑衅:“怎么了假正经,已经没有力气超车了吧咔咔咔——”

今泉回应道:“你才要小心冲太猛后续无力。”

鸣子的回应则是加速,在冲刺选手不擅长的山道上还硬生生和今泉拉开了近一百米的距离。

今泉换档追上去,他和鸣子实力相当,被甩开太多可是会吃亏的。

学校后山的坡道是爬坡选手练习的最佳选择,对于鸣子这类的冲刺选手则算是个小小的挑战。他钟爱的下车把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坡度也削弱了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因此在这里是今泉超车的最好地方。

眼见着今泉后来居上,鸣子只能努力提高回转数——开玩笑,输了这场可要向假正经低头了。

由于两人之间的赌约,连输两场的一方要听对方的话一天,想也知道落在看不顺眼的对方手里会是什么下场,因而两人拼命努力的程度,比起高中联赛的时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追上来吧红毛笨蛋。”

今泉还在火上加油,尽管他不想输,但是看到鸣子拼命踩动踏板的样子总能鼓舞他精神抖擞。

鸣子是个热爱引人注意享受万众瞩目的人,今泉也无法否定鸣子对他有着吸引力,能在人群里一眼找到他,注意力轻易就能被他吸引,甚至渴望鸣子注视自己的目光,只要跟鸣子在一起,他就能感到胸膛的骚动无法停息。

“假正经——”鸣子在追赶他。“今泉——”轮胎与道路的摩擦声,齿轮与链条咬合的声音——通通都消失了,今泉俊辅的耳朵里,只能听到鸣子呼唤他名字的声音。

好像身体内处的芯线被点燃,今泉热血沸腾了起来。

鸣子超过了他的车,往前迅驰而去。

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似乎是因为奋力踩下踏板,又似乎只是因为鸣子呼唤了他的名字。

他想回应他,鸣子的名字就在他的嘴边——呼之欲出。

“鸣子——”他踩下踏板,追赶上了鸣子。

得到了回应的鸣子,此刻好像比赢了这场比赛还欢欣雀跃。他们在呼唤对方的名字,而不是在用外号互相取笑,借着与对方争吵的机会才有勇气直视对方的眼睛。

这种心意即使再努力去掩饰压抑,也无法阻止它因为一件小事,而重新在心里翻江倒海。

他和假正经看似完全相反,骨子却是一样的。哪怕今泉平时再正经,克制守己,但是和鸣子一样,内心养着一只渴望胜利的野兽。

只要今泉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血性被激发,他就会撕去所有伪装,击溃眼前所有冲向终点的敌人。鸣子一开始就看得出来,他们是同类。

如果有一天,能够传达这份心意的话——鸣子总会忍不住这样想。可是今泉也许是是讨厌他的。他们之间几乎没有和平相处的时候,他可如果他们没有争执,他们之间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如果告诉他,最后今泉连目光都不会再落在他身上吧。正是因为害怕,才强自压抑。

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这条路上只有他和今泉,他们眼中也只有彼此。

鸣子望着今泉的背影,笑得露出虎牙,他可不会轻易就输掉的。

今泉等到鸣子抽车追上来,立刻也起身抽车。

“这次我可不会输了!”鸣子喘着气,放出的话有那么一点点丢了气势。

“能超过我再说吧。”今泉表示你还差我半个车身呢。

终点就近在眼前,两人不再分神,眼里只有校门油漆涂上的那条白线。

两辆车是同时冲向终点,只能靠着安装在车上的感应器来定胜负。

非常不幸地,这次还是今泉胜。

“啊——再比一次!!!”鸣子的指头又冲着今泉的鼻子去。

今泉抓住鸣子的食指,语气笃定:“不行,约好了两场输了就要停止。”

鸣子十分憋屈却又不得不认赌服输,表情已经十分扭曲,连嘴都撅了起来,严肃得像个老头子。

看他们终于决出胜负,部员们纷纷带上自己的书包骑车回家,再耗下去路都要看不清了。

自然部活室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鸣子的脸上写着“本大爷现在很不爽,最好不要随便招惹括号尤其某个假正经括号。”

今泉偏偏没有这个眼色:“发什么呆,快点收拾。鸣——子——”他还特意拖长了声音。

鸣子爆起:“死吧假正经!!!”

“赢了我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今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鸣子好像一下子被掐住了嗓子声音渐没,脸上憋得通红。

“我只是想看到,你向终点冲刺的真正的样子。”他连耳朵尖都红得快滴血。

今泉愣了一下,他呆呆地看着鸣子通红的耳朵,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他张了张口,却觉得此刻回应什么都不合适。

“发什么呆啊假正经!我先回去了!”

今泉猛地被鸣子甩了一脸汗巾,抓下来之后,对方已经砰地关上了部活室的门。

他后知后觉地,任红晕爬上了脸庞。


评论(10)
热度(51)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