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OP/ZS】《清酒一盏》by樊舒

写在前面

*文章为TV特别篇的时代剧衍生。【SP4,TV291-292集,303集,406-407集】

*由于是动画原创的的背景,以江户时代的资料做为背景补全,饮食方面靠拢海贼王的设定【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人设与OP原背景不同,因此会有性格上的变动,尽量做到贴近时代剧设定。

*请保证自己有一颗承受得了过山车般画风突变的心脏。

*并没有看头所以请不要抱有希望

*话已经说到这里你们再说我OOC人家可就不依了嘤!嘤!嘤!



俳句语:

此生如浮萍,孑然一身如独木,生于向阳处。


= = = = = = =


江户城的某町。

樱花大会已经结束了,随着凋落的樱花瓣和赏樱的人渐少,江户城恢复到热闹繁忙的日常生活中。

坏家伙们总要惹起点小骚动给江户仔们当下饭的闲话,路飞捕头和乌索普也是相当地忙碌。

但是索隆和尚最近可是相当地犯愁。

没有了赏樱的活动,他的解签生意自然也就无人问津了。

当然和尚常常分不清方向,在这偌大的江户城里常常迷路到他也不知道的地方去,也就随遇而安地在当地摆起了求签的小摊。

两国川流经的岸边,索隆和尚在河边柳树的树荫下,背上仍然背着他那三把刀,手里的木杖挑着签。

“喂,六助,怎么了,我看你脸色这么差,要不要来我这里求个签?”

他呼唤着路过的菜贩。

六助见是他,苦笑地回道:“又是你啊和尚,我可好得很呢,倒是你,天天在这路边摆摊也没有客人,我看哪你还是赶紧找个寺庙安定下来吧。”

六助看来是生意已经告一段落,停下来跟他聊起天来了。

“我才不想跟一群天天念经嘴里不是神就是佛的家伙呆在一起呢。比起佛,还是酒和饭更重要。”

“哈哈哈哈,奇怪的和尚。”

——结果,六助这家伙也没有求签。倒是拉着他谈了一大堆家常,甚至炫耀起家里两岁的阿弥来。

直到太阳落山,六助才和索隆道别回家享受晚餐。

索隆只能在原地接着等待上门求签的客人。

夜深,身上只有六文贝利的和尚陷入了一杯小酒和一个红薯的艰难选择之中。

最后还是从小贩手中接过了红薯。

红薯的热度烫得索隆左右不停地换手才不至于被烫到。

在黑暗中,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盯上了毫不知情的索隆。

这位向来警惕的和尚眼神犀利了起来,手中的木杖刚要挥出,手中的红薯跟着疾射而来的黑影一同消失了。

“你这——混蛋小偷猫!!!给我站住!”

夜四时(22点)的报时声在响,和尚追着猫穿过了不知道几间长屋,已经两天没吃饭的体力勉强能支撑,他瞄准了目标便奋力一扑。

“喵嗷——”

“还给我!!”

武力值连对上十个武士都没问题的和尚,却对猫无从下手,真是让人不禁叹息。

“喂怎么了啊,都大半夜了还闹什么酒疯?”

熟悉的嗓音转移了索隆的注意力,脸上正好有机可趁,让猫给挠了几道抓痕。

“混蛋——”

正欲与猫再战个痛快,有只手就将猫拎了开去。

“这不是小玉嘛?”

风车屋的厨子逆光站在店前,手上的烟斗还在升着袅袅白烟。

刚刚还凶残得好似猛虎的小玉,此刻在他手上却乖巧得很,前爪捧着从索隆处抢来的红薯,咪呜咪呜地朝山治撒娇。

索隆起身拍着自己身上的尘土,脸色黑得快要融入黑夜里去。

“这不是索隆和尚嘛?我还以为是谁喝醉了找猫打架呢。”

山治略带轻浮的问候更是让索隆怒火中烧,他戴好斗笠,说道:“话说在前头,我可没有跟动物找茬的习惯。”

事到如今只能认了倒霉,索隆与小玉交换了“下次给老子等着瞧”的眼神,便准备要离去了。

“喂, 等等和尚。”

“嗯?”

“刚好收店了,难得遇到你,进来喝两杯怎样?”

有酒喝,索隆当然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二人仅仅是一块喝过几次酒,当然算不上是什么朋友。

厨子是个很奇怪的人,明明有着媲美御厨的手艺,却甘心在这家没什么生意的风车屋当帮工。

当然,他也曾想过是因为娜美老板娘的关系。

虽然听坊间的谈资,娜美老板娘虽然可爱,但是钱才是她的恋人。

至此,倒也可以解释为厨子的一厢情愿。

明明是请他喝酒,山治最后还是给他做了一份海贼定食。

份量之大,足以让不知几日饥肠辘辘的索隆和尚填饱肚子。

屋外不知开着什么花,空气里漂浮着幽暗的花香。山治坐在拉门边,暗淡的烛光下只能看到他的烟斗在一明一暗燃烧。

烟草的气息和花香混在一起,几杯温酒下肚,索隆恍惚觉得自己要醉在这暧昧不清的气味里。

“钱我会还的。”

山治闻言,笑道:“暂时欠着也没关系,谁叫我没办法对饿肚子的人坐视不理。”

索隆低头致谢,接过山治递来的酒,一口饮尽。

“这种饮法,怎么能好好喝出酒的味道呢。”

“有什么关系,酒本来就是用来喝的。”

“辛辛苦苦酿好的酒,真不想让你这种不懂得品味的人喝下肚。”

山治敲了敲烟斗的灰,将它搁下了。

“再来一杯。”

而后厨子还是将伸过来的酒杯斟满。

配酒的是腌萝卜,沙丁鱼干和土豆炖肉。

充分地享受了酒的清冽甘甜,再来上一口煮得浓厚入味又有嚼劲的炖肉。

索隆许久不曾享受过如此安逸的时光。

对酌时总要有几句闲话聊,两人交谈着路飞捕头的近况,这位不着调的捕头颇受町内人的喜爱,谈资也自然多,不知不觉一壶清酒已经见底。

山治起身去倒酒。

空中的上弦月在云雾间朦朦胧胧,淡如爪痕。带着水汽的夜风吹拂着,夜色里只能看到长屋有几星灯火,远远传来夜巡的町火消呼喊的“小心火烛”的声音。

虫鸣的声音细弱,连绵不绝抑扬顿挫。

山治回了屋时,才看到索隆在榻榻米上睡得人事不知。

真是不客气的家伙。

如此想着,山治抽起了烟斗。


明六时(6点)。

天边已经大亮,太阳光温和地照入房内。

索隆睁开眼睛的时候,仿佛还在梦中。

山治还阖眼睡着,平时总是束起的金发散落在榻榻米上,在晨光的照耀下,有着温润的光芒。

索隆看着近在眼前的发丝,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他屏着呼吸,还不知道该做何反应的时候 ,山治已经睁开了眼睛。

两人默默地对视了片刻,猛地同时起身。

“为什么大早上要看着一个臭男人的脸啊恶心死了!”山治好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一样不自在地搓着双臂。

“不要抢我的话!”

被山治如此抗拒,索隆的语气也忍不住恶劣起来。

娜美看到紧跟在山治后面的索隆时,露出了颇为吃惊的表情。

“啊咧,和尚你怎么在这里?”

“是这样的娜美亲~~~”听到提问,山治十分自觉地凑过去解释。

娜美点点头:“是吗,给他吃饭了啊。”

传闻中视财如命的风车屋老板娘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表情:“刚好今天小麻央放假,就帮我工作一天抵债吧。”

索隆露出不悦的神情:“为啥我要……”

“不工作的话,定食是一百文,谢谢惠顾。”娜美打断了他,语气严苛得令人落泪。

身上只剩下两文贝利的索隆面对伸在眼前的手,憋屈地将剩下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他瞪向山治,对方却一脸“娜美亲说什么都对,这样的娜美亲最可爱了”的表情不住地点头。

这家伙完全靠不住啊!

“山治!老样子!”

门口传来路飞捕头熟悉的大嗓门,这回轮到娜美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了:“又来了。”

路飞捕头掀了门口的暖帘进来,见到索隆十足地惊喜:“哦,是你啊!”

“啊。”索隆回应道。

“好久不见啊。”

路飞凑上来打算叙个旧,娜美将扫帚一把塞到索隆手里:“好了,快去把门口扫干净。”

“什么嘛,和尚,你也来娜美这里打工啊。”

“啰嗦!我只是欠了饭钱不得已而已!”

索隆不情不愿地出门去了。

娜美对毫无自觉,仍然笑嘻嘻的捕头说道:“真希望某个人也有这么有自觉。”

“嗯?谁?”路飞表情单纯地问道。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赊了多少钱啊!?”

“我知道了啦,发俸禄的那天我会还的。”路飞信誓旦旦地应着,从山治手上接过了餐盘。

娜美无奈地叹气,深深地为风车屋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悲哀。


日间,来吃饭的常客见到索隆,倒是很高兴。

“哦和尚!你终于愿意好好地找份工作了吗?”

“娜美老板娘这里的工钱可不好赚哦。”

“是啊,虽然外表很可爱,实际上可是恶魔呢。”

“还是找个寺庙靠谱啊和尚。”

……虽然是清一色的调侃就是了。

索隆不耐烦地回应,眼看着那位说娜美的客人被多加了三倍服务费。

然而,虽然让索隆打工还债了,但是期间因为不熟练而打碎的碗盘,数量之巨令人咋舌。

算盘打到最后,娜美已经心痛到无法呼吸。

“啊,风车屋大概不行了。”

她在角落里,独自咀嚼着由自己亲手种下的苦果。

调侃完索隆后,常客们感叹:“果然还是可爱的麻央好啊。”

“喂!你们这些色老头,再用猥琐的话讨论小麻央,就踢爆你们哦!”山治在料理台里发出威胁。

“山治真可怕~”然后被常客们风清云淡地应付过去了。

索隆见状,大概也清楚这家店的生意为何如此惨淡了。

归根究底,果然是老板娘遇人不淑吧。

他擅自下了定论。


终于到了闭店的时候,索隆戴好斗笠就要离开。

“等等。”娜美把他叫住,她神情严肃地展开一张账单,“可不就这样走了哦和尚。”

“怎么可能这么多!”看着长度堪比吉原太夫束腰带的账单,索隆和尚深深地觉得自己陷入了黑心企业的陷阱。

“摔坏的东西,客人点的餐,光是这些就已经够了呢,损失比较少的我都省掉了。”看着娜美如夜叉的表情,饶是本不信神佛的和尚,也忍不住在心里道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最后,十六两贝利,零头我也省掉了。打算什么时候还清呢和尚?”

一副大好人的样子问着这种话。

索隆一时无言以对。

十六两贝利,按他的求签生意一签两文来算,大概是一生都还不完了。

“那样的话,还是在这里帮手吧。”山治抽着烟斗,说道:“一年的工资有三两,大概六年就可以还完了呢。”

“六年?!”

“嫌太短了吗?”

“太长了!”

“哦,那你倒是说说,你想怎么还这个钱?”

“……”索隆苦着脸沉默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加油哦绿藻头。”

明明是罪魁祸首的山治却一派轻松地笑道。

“你说谁是绿藻头!?”

“不是吗?你的头发可是相当‘生机勃勃’呢。”

“有什么资格说别人,你的圈圈眉也相当引人注意吧。”

“哈……在饭店里得罪厨子的话,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

轻易被激怒的两人甚至到了动手的地步,娜美一人一拳轻松解决。

“吵死了, 快点收拾,明天还要开店呢!”

两人在地板上眼神交火,气不过地各自哼了一声别开头。

……遗憾的是他们睡在同一间。

只有五叠榻榻米大小的空间挤下两个人,中间的空间就所剩无几。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窗户上一片来自月亮的朦胧的亮光。

眼睛看不清,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昨天先睡着了,直到现在他才有“身边躺着一个人”的实感。

就好像是有一天,默默无闻的蓟花旁生长出了轻盈的飞燕草一样令人感动。

在山治身边总容易放松警惕,连同现在,困意也在一寸一寸地吞噬着他的神志。

一夜无话。 


朝五时(8点)

应付过一群独身汉的早餐,正好娜美和麻央发出发去澡堂。

两人在空无一人的店内遥遥相望。

“看什么啊绿藻头!”

“谁看你了圈圈眉!”

你来我往地争了半天,就像小孩一样,比着谁先输下来。

最后还是因为进来的客人而作罢。

娜美和麻央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索隆在离门口最近的桌子边坐着冥想,而山治在料理台看顾着数不着炖煮着的高汤。

微妙的磁场充斥着店里的空气。

“用这种脸摆在门口,才没有客人会想进来呢。”娜美拍着索隆的脸。

索隆睁开眼,脸上没有表情。

“好了,快去澡堂吧,你们两个一起去。”

“哈?”“哈?”

“谁要跟这家伙一起洗澡!”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应道。

“这不是关系很好吗?”

带上洗浴用具,两人从风车屋被赶了出来。

昼四时(10点)左右,街道上已经十分热闹,山治一路上同不少熟人打着招呼,最后耸下了肩膀。

“我,想和娜美亲小麻央一起去!”

“管你啊!”

这种充满危险思想的发言索隆可一点都不想听。

“没办法护送小麻央到澡堂都是你这绿藻头的错。”山治摇着头。

“这种事情就算没有我也不可能会有吧。”

“吵死了!”

“别因为实话恼羞成怒啊圈圈眉。”

和尚为这种别扭的性格而感到分外头痛。

山治哼了一声,说道:“也不难理解,和尚大概没办法理解女性的身体有多美妙的。”

“还好,相比之下,还是精进武艺更吸引我。”

“……还好?”山治眼里骤然燃起了火花,“也就是说,你这混蛋色和尚对可爱的女性出手了吧!”他揪住索隆的衣领,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蠢货,声音太大了!”

音量之大引起了街上人的注意,满街奇妙的眼光让一向万物皆空的索隆也备感尴尬。

“呃……那个,出手帮可爱的女性袪邪啊……”

生硬,话题转得太生硬了!

山治干笑着拍着索隆被他揪起衣领的地方帮他抚平衣服。

手掌拍在索隆胸口的力道几乎要让他咳出声。

他抓住山治的手腕,将他拉走:“好了快点走。”再拍下去他估计要被拍咳血了。

手腕被抓住,那只骨节分明却又带着不少细小伤痕的手仿佛条件反射般地虚握了起来,山治挣脱索隆的手,耳尖有些许地泛红。竟一时无言。

澡堂刚过了高峰期,还在悠闲泡澡的人所剩无几。山治同澡堂前台的婆婆寒暄了几句,那边的索隆已经准备好了。

聊完天的山治回头,却被眼前所见的震撼到不知做何反应。

“嗯,又怎么了?”见山治发呆,索隆连脱衣服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那个,是怎么弄的?”

山治所指的,是索隆从左肩到右下腹,占据了几乎整个胸腹部的巨大伤疤。

“这个吗,出师战的时候败给我师父了。”索隆轻描淡写地说道。

虽然是无所谓的语气,但伤疤的狰狞程度就足以说明当时所受的伤有多严重。

“和尚的师父?”

“不,是剑术的师父。”

“是吗,难怪明明是个和尚剑术却十分了得。”

“这个夸奖我收下了。”

“少得意了笨蛋。”

“谁在得意啊!”

直到沉入了澡堂的热水里,两人还在有一句没一句地争论。

“好了两位小哥,与其争吵不停,不如来瓶超——级的可乐怎么样?”

“这不是贮木场的弗兰奇旦那吗?”

“早上好哟山治小哥,还有那边的和尚小哥。”

经过一番招呼,山治直奔主题。

“那两位可爱的小姐没有跟过来吗?”

“没有哟。今天是本大爷超——级的可乐泡澡日呢。”

“这样。”

热络的语气瞬间冷了下来,山治十分现实地挪远了和弗兰奇的距离。

索隆感到热水在波动,山治的身体直接贴了过来,与他不同,显然光滑得多的皮肤,比热水低的体温透过身体接触的地方传过来——热水的温度几乎变得滚烫起来。

随着山治的动作而轻微摩擦着的皮肤处,酥麻的电流窜到全身,连身体的内部都燥热起来,索隆觉得喉咙在发干,不自觉地运动着喉结。

索隆在心里默念着清心咒定神,即使如此,也不愿意往旁边挪一分,索隆和尚的心思可真是难猜。

山治似乎毫无所觉地仍和弗兰奇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最后有一半身子都靠到索隆身上去。

充分地放松之后,两人便告别了弗兰奇打道回府。

今天太阳不大,起风。被拂来的风吹散了热气之后,索隆才觉得轻松了一点。

山治借他的墨蓝色浴衣勉强合身,胸前的衣服拉不拢,索性让它敞着了,里头还执著地穿着白色的内衬。

“注意点别撑坏了,现在可没办法帮你置办衣物啊。”山治为自己的衣服感到担心,身上浅蓝色的波浪纹样浴衣正好修身,金色的头发散下来,一派惬意的样子。

总是没有办法老老实实地回应好的,索隆不耐烦地回他:“吵死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绿藻头和尚!”

受到了挑衅自然要回击,又是一通争执。

一路上稍不注意就不见和尚的身影,厨师万分艰难才将人带回了店里。

路飞捕头和乔巴医生刚好在,路飞正在“呼呼”地吹着麻央端来的热茶。

“山治——老样子!”见到山治热情地打着招呼的路飞捕头,其目的当然是希望快点上菜。

乔巴医生这段时间常常忙到不见人影,难得出现这一次看起来也相当疲倦的样子。

“乔巴医生看起来很累呢。”麻央担心地说道。

听到麻央的话,乔巴医生放下手的茶,面带愁色地回答:“是啊,实际上最近,感染风寒的小孩子们变多了,没有帮手所以一直忙得团团转。”

“很辛苦呢乔巴医生,不像这个一直很悠闲的家伙。”路飞捕头再一次收到了娜美的暗示。

“什么嘛,我也有好好工作的。”路飞捕头赌气地回答,“话说,乔巴医生那里,不是有布鲁克在帮忙吗?”

说起布鲁克,乔巴医生的脸色更加阴郁起来:“得了病的小孩子见到他,以为是死神来了全部吓得哭了起来,这样也没有办法好好诊治,所以更加忙了。”

“……你辛苦了。”众人向乔巴医生表达了同情。

山治那边的料理已经做好,在料理台处喊着索隆。

“为什么叫我啊。”

“那是当然的吧,既然有打杂的可以使唤,怎么可能还会麻烦小麻央呢?”

“你说谁是打杂的?!”

“这还用说吗,绿、藻、头——”

隔着料理台的挡板也能打起来,而且还是相当胶着的战况。

“我的饭还没好吗……?”路飞已经瘫在桌子上,双眼无神地看着打架的双方,担心着食物被这场无意义的打架殃及。

“你们给我差不多一点!”

两声击拳声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风车屋,平常又不平静的生活更加精彩了起来。


END


评论
热度(8)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