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寒明章·二

#装逼如风赛罗#

#看板娘梦比优斯#

#教你做人希卡利#

#佐希出没注意#

#炎·除了正事什么都干·组#

#有一大堆原创的配角#

#需要强调一下本文为日常向#

阅读说明及前文汇总:【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阅前说明及章节汇总

 

阅读本章需要掌握的名词有以下:

 

寺子屋:私塾,在江户地区被称为“手习”。

吴服屋:卖绸缎布料的店。

*文中所提地名均为虚构



 

梦比优斯没有预料到赛罗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顿了顿,重新展开笑容说道:“我知道了,鲷鱼饭可以吗?”

 

赛罗点了点头,似乎不管从梦比优斯口中说出的是什么,他都没有任何意见的样子。

 

梦比优斯点点头,回到后厨去了。

 

纳伊斯提着桌子上的铁壶给自己倒茶,焙过的大麦的香气随着热气氤氲弥漫,他喊了一声赛罗,对方才将目光从挡着后厨的帘子上移开。

 

他脸上带着兴趣盎然的笑容,说道:“怎么,那么喜欢梦比优斯吗?”

 

赛罗抓起桌子上的杯子,想要喝口茶却发现纳伊斯根本没给他倒,他将杯子嗑回桌子上,否认道:“没有这回事。”

 

看赛罗伸手过来,纳伊斯才松开了抓在铁壶提手上的手,脸上用不赞同的神色,啧啧摇头:“年轻人,这么害羞可不行。”明明是个俊俏的公子哥,却像模像样地学着老年人作派,看上去更加轻佻了。

 

“啰嗦!”赛罗哗哗地倒好茶,半点要修饰一下态度的意思都没有。

 

纳伊斯动作夸张地耸了耸肩膀,对于后辈如此冒犯也不当回事,反倒是喊起梦比优斯,添上一盘烤团子。

 

吉卫门从门外进来,往店内一探便看到纳伊斯和赛罗,凑上来纳伊斯说道:“老大,你刚刚交待的事情……”

 

“吃过饭跟他说吧。”纳伊斯伸手拦了一下吉卫门,指了指赛罗,将手揣回袖子里,说道,“我下午要去找哉阿斯,把赛罗交给你啦。”

 

少年愣了一下,喏喏应了,向赛罗行了个礼。

 

赛罗点了点头,说道:“麻烦了。”

 

“哪里。”吉卫门抿着嘴笑,接着听到后方传来的说话声,转头去喊了声先生。

 

希卡利停住了与梦比优斯的闲聊,看到吉卫门,笑着招了招手。吉卫门向赛罗匆匆点了个头,移步到希卡利身边去了。

 

见那么多人都认识他,赛罗向纳伊斯发问:“……那位先生是?”

 

“哦?你说希卡利先生吗,他是寺子屋的先生,我们也受了他不少照顾。”纳伊斯说着,又左右看了看,招呼赛罗凑上耳来。

 

赛罗虽然疑惑,却也乖乖地将耳朵凑过去了。

 

“听说与佐菲老爷是一对儿呢。”纳伊斯压低了声音说道。

 

“哈——”赛罗惊得整个人快要从座上站起来,引得店内人纷纷侧目。

 

赛罗胡乱地看了他们一眼,对上希卡利平静的眼神,才后知后觉地窘迫起来,他轻咳一声,强自镇定地坐好,喝了口茶,顿了半晌,才发问:“你说的是真的?”

 

纳伊斯只是嘿嘿地笑着,也不答话。赛罗一时也摸不准他的态度,看向希卡利的眼神可就复杂起来了,毕竟他连奉行老爷的面还没见过,倒先见了人家的恋人。

 

梦比优斯将烤团子放上他们身边的矮桌,纳伊斯接着与他闲聊起来。

 

“老板最近怎么样?”

 

“托你的福,比之前精神了。”

 

“可一定要好好修养哦,麻烦再打包一份烤团子。红豆馅的真的太棒了!”纳伊斯咬了一口涂满了豆沙的团子,赞叹道。

 

“多谢关照。还是要送给哉阿斯先生的吗?”

 

梦比优斯得了纳伊斯的确定,转身之际他与赛罗对上了眼神,颔首之际,嘴角已经带上笑意。只是这一眼转瞬即逝,赛罗甚至都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只是定了定心神,伸手从纳伊斯的盘子上拿走了一串团子。

 

“啊!我可没有邀请你啊!”眼看着盘里的团子瞬间只剩下一串,纳伊斯不满地抗议了起来。

 

“嗯,好吃。”

 

等待午饭上来的间隙,隔壁桌闲聊的话题引起了赛罗的注意。

 

“真的,那叫声,比小曲儿好听多了。”

 

“得了,堪助,不就去看了评赏会吗,这话你说了八百回了。”那长的白净的年轻人笑着调侃他。

 

“那是你没听过,拿了冠军的鸟身价都不一样了,松屋老板那么多年都没见他这么笑过。”

 

那桌人哄笑了起来,随之又有人提了个话头:“天草桥的吴服屋你们知道吧?”

 

“知道,阿良小姐可是个大美人!”

 

“堪助,你又来了。”旁边的人笑了起来。

 

那个白净的年轻人低头吃起自己的东西,招手让梦比优斯添茶了。

 

赛罗收回了目光,失望地喝起了茶,还以为他们能多聊一会儿鸣翠的事情,结果也只不过是匆匆两句。

 

“久等,沙丁鱼定食和鲷鱼饭。”梦比优斯将热腾腾的食物放到桌子上,他才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食物上。

 

吃过午饭,纳伊斯率先提起包好了的团子,爽利地迈步走了。

 

赛罗刚拿起钱袋要喊结账,才想到纳伊斯连钱也没有付,他愤愤地站起身,掀了门口的暖帘,街道上已经不见纳伊斯的身影了。

 

“跑得还真快。”他嘟囔着,刚一转头,又被悄无声息站在身后的梦比优斯吓了一跳。

年轻人脸上仍带着温柔的笑意,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被那双通透的眼睛看着,倒好像变成他要吃霸王餐一样了,赛罗眉头一皱,语气也不善起来:“没什么,一共多少钱?”

“七十文。”

赛罗将账结了,见梦比优斯道了多谢惠顾,又要往后厨去。姑且为刚刚的无礼感到内疚,赛罗巴巴地望着梦比优斯进了后厨,才喊了吉卫门离开。

午后的太阳比早晨要热烈得多,从船上卸了货的板车已经从身边拉过去了几辆。赛罗眯着眼,侧头问着吉卫门:“怎么说?”

“纳伊斯老大让我去查了最近比较活跃的组织,之前也有几起盗窃事件主人的鸟也消失了,所以我就去打听了一下。”

赛罗来回看了看街上,示意吉卫门回奉行所,接着说道:“结果呢?”

“之前失窃的范围大概是在太田町一带。”

“太田町离这儿也不过四五町的距离。”

吉卫门看上去有点小意外:“赛罗老大你不是第一天到咱这里来吗?”

赛罗哼地笑了一声:“这附近几个町的地形,我可是记得很清楚的。”

“不愧是赛文老爷的儿子。”

“我老爹虽然很厉害,可别搞错夸奖的对象。”赛罗对此稍感不满,他轻轻弹了一下吉卫门的额头以示警告。

“对不起。”吉卫门捂着稍稍发疼的额头,点了点头。

“喂——吉卫门!”随着传来的声音向着吉卫门冲过来的小男孩,兴奋地喊他,“一起玩吧!”

“博伊,不行哦,我还在工作。”吉卫门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博伊当他有机可趁,不管不顾地摇着他的手,喊道:“有什么关系,戴拿也在啊。”

“戴拿?”赛罗感到诧异地开口。

跟着一路被博伊拉着的吉卫门,在井边的空地里,抽了芽的垂柳身姿摇曳,小孩凑到一起玩着陀螺,凑在小孩子中间喊得正起劲的戴拿看上去格外显眼。

赛罗想到了下午跑去找好友的纳伊斯,又看到眼前光明正大地翘了班的戴拿,天大的斗志也要泄了气:“搞什么啊这群家伙。”

似乎是听到他的声音,戴拿从陀螺的精彩角逐中抬起头来,看到赛罗的时候还相当爽朗地抬起手打招呼:“嘿,这不是我的后辈吗?”

赛罗随意地摆了下手,说道:“回去了吉卫门。”

“是。”吉卫门对博伊合了掌表示歉意,转头跟上了赛罗。

“真是没礼貌的小子。”戴拿双手环胸,嘴都快要撅起来地说道。

戴拿的评价赛罗当然是没有听到了,他对吉卫门说道:“你去查查从这儿到太田町的路上有哪几家看起来可疑。”

吉卫门点了点头,离开了。

赛罗抬头看了看天上,抬步回奉行所去了。

其他组似乎正是忙碌的时候,奉行所里热闹得很,到处听得到呵斥的声音。反而他们的屋子,只有泰罗一个人呆在里头,在翻看文件的样子。

听到声响,他抬起头来,看到了赛罗,抖了一下手里的书册,说道:“怎么样了?”

赛罗将自己所知道的情报一一交待明了,泰罗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了,文件的话,在那边的柜子里。”

赛罗点点头,走到那儿去搬最近失窃记录的文件。那厚厚一叠纸堆到桌案上,连坐在那头的泰罗都挡了个严实。

泰罗见他大有要埋头苦读的意思,便将手上的书册合起,起了身。

“要出门吗?”

“我去一趟北斗屋。”泰罗应完话,人已经在屋外了。

一眼瞧见泰罗手上拿着的草双纸(通俗小说),赛罗无言地将低下头看起了文件。

他看了约有一杯茶的功夫,就放弃地将手里的纸张扔下,朝天花板伸了个懒腰,啪地整个人倒在了屋里的榻榻米上。

“完——全看不下去。”

托泰罗提起北斗屋的关系,眼前潦草的文字怎么也抢不过在脑海不断浮现的梦比优斯的面容。

つづく

评论(10)
热度(35)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