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寒明章·三

#是赛梦专场#

#初恋的味道#

#本章竞猜题目:艾斯老板到底跟谁约会去了#

阅读说明及前文汇总:【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阅前说明及章节汇总

关于第二章吴服屋的解释有误,吴服更加精确的层面上指的是三国时期贸易往来流传到日本的丝绸面料的统称,因此吴服屋更可能为绸缎庄,在此订正。(此解释仅限于笔者的阅历,不够严谨全面,只供参考。)

阅读本章需要掌握的名词有以下:

飞脚屋:约等于镖局(送快递的)







时近傍晚,夕阳落得早,申半(17点)的钟声未听敲响,室内已经燃起一豆灯火。

赛罗放下手里的文件,眨眨酸涩的眼睛,他自觉看了不少,结果手边看完的也不过一指节高。

他将目光从那些字迹密密麻麻的纸上移开,只当自己文书工作做得不错,心满意足地站起来,盘算着要去北斗屋好好犒劳自己一番。

这才出了门,就见吉卫门提着灯笼,匆匆地朝他迎过来。

“赛罗老大!”他见到赛罗看着要离开的样子,又小跑了起来。

赛罗朝他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样了?”

“是的!因为在比较偏僻的地方,稍微花了一点时间。”

赛罗将手揣进袖子里,这样乍暖还寒的天气里,久坐之后,再强健的体魄也不免感到寒意。他朝吉卫门点点头,说道:“地点在哪里?”

“在柳川町二丁目附近,在飞脚屋的旁边有一栋很久没人住的屋子。我在附近打听到,最近似乎有什么人住进里面了,夜里总是骚闹不停。”

“有查清楚是什么人了吗?”

“没有更多的线索了。”吉卫门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

“我知道了,去北斗屋吃饭吗?”

吉卫门摇摇头:“我得回去煮饭,不如我送老大过去吧。”

“不用了,我一个人过去。”赛罗扬了一下手,宽大的袖子甩了一圈绕到手臂上,示意吉卫门离开。

他目送着吉卫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暮色里,抬头看,东方的天边已经有靛蓝晕染开。

赛罗不禁加快了脚步,趁着夜色还没完全降临前,想要赶到北斗屋里去。

不少店铺因为夜色降临的关系,已经关上了门,白天喧闹不己的街道,此刻又安静得过分。

北斗屋门口透出来微弱的烛光,见暖帘还挂着,赛罗匆匆地掀帘走入,店内一个客人也没有,让他不禁有些意外。

束着袖子的梦比优斯还在收拾食案,见到赛罗点了下头,照例地问候:“欢迎光临。”

“已经不做了?”赛罗嘴上问道,却直接找了个地方大方地坐下了。

“本来是这样的……”梦比优斯脸上带着习惯性的待客用笑容,说道,“我接下来要吃晚饭,不介意一起吧?”

赛罗相当爽快地哦了一声,接着看梦比优斯动作。

梦比优斯脸上的笑容似乎僵了一下,他低下头将东西收拾好,再抬头,脸上的神情却再自然不过:“请稍等。”

他从容地收拾好东西,在走入后厨前,看着赛罗一直盯着自己,回过头说道:“赛罗,门口的暖帘帮我收一下?”

赛罗点了下头,站起身去外面收暖帘,抬着暖帘的竹竿走进来,顺手带上了门,困惑着为何自己会如此听话。

“能一起吃饭真是帮大忙了。”从后厨回来的梦比优斯放好两人份的晚饭,说道。

赛罗看着眼前的两份晚餐,才反应过来:“老板不在吗?”

“和朋友出去了。”

“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老板呢。”

梦比优斯在他面前坐下,说道:“真是不巧。赛罗今天才到这里吧,决定好住所了吗?”

赛罗往嘴里塞了一口鱼肉,他咀嚼了两口,点了点头,接着说:“昨晚我就过来了。你知道澡堂在哪里吗?”

“木桶屋的背面就是了,你知道在哪里吗?”

“嗯,我知道。……这个很好吃。”

梦比优斯看到赛罗夹着的鱼肉,笑了起来:“谢谢。”

“但是——”赛罗犹豫片刻,接着说:“跟白天吃的味道好像不太一样。”

“能吃出来吗?果然论手艺我还是比不上老板。”梦比优斯倒是对赛罗的味觉感到了些许的意外。

赛罗愣了一下,意识到手里端着的是梦比优斯亲手做的,急忙说道:“这个比较好吃!”

梦比优斯看他着急的样子,笑出声:“那太好了。”

赛罗急忙点头,接着埋头吃饭。看他这样,梦比优斯提起了别的话题。

“今晚的工作结束了吧?”

“我还要去一趟柳川。”听到梦比优斯的问话,赛罗挥舞的筷子都慢了一拍。

“这么晚了,去那里干什么?”

“有点事。”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赛罗含糊地带过。

梦比优斯哦了一声,尾音拖得有点长,却没有接着问下去。

吃完饭,赛罗匆匆告了辞。

梦比优斯在门口看着他的身影隐入夜色,脸上已经没了表情。 

北斗屋的烛光猝然一灭,融入街道的寂静。

拂面的晚风夹杂着暗香,赛罗面色比夜沉,他脚步笃定,红藤色的和服在手提灯笼的映照下,显出深深的紫色。

穿过了大和町,就是柳川町。他特意去澡堂消磨了时间,才等到亥刻(晚上十点),町门关闭,人们也已经歇息。

柳川町紧贴着河畔,河边一大片的空地上栽满垂柳,云隙透下来的月光落在地上,众多柳条像是水中摇曳的发丝,在地上婆娑起舞。

吉卫门口中所提到的屋子,藏在这小片的柳树后,离飞脚屋也不过两丈路的距离。也正如吉卫门得知的情报,明明是应该歇息的时间,屋子却透着火光,传来人们肆无忌惮地喧闹。

赛罗吹熄了灯笼,踱着步靠近屋子的窗户,将和纸糊上的窗户小心地破了个洞,向里窥探。

四五个男人围坐在围炉边,借着炉火的亮光正在赌大小。他们拿着自己的筹码,或不露声色,或面红耳赤,或神情狰狞。这样的场面,好像不过是无业游民们聚在一起消磨时间的场面。

赛罗盯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他们有其他的举动,屋内其他房间的拉门紧闭,他什么也看不出来。只得绕着屋子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别的线索。

他听见另外一个房间里传来轻微的声响,他贴上耳朵要去听,余光又瞥见了那片柳林内似乎有人影一闪而过。

天色太暗,赛罗听着房间里似乎是什么东西在碰撞着木板的声音,却又被男人们的吆喝掩盖了过去,一点也不真切。那边看到的人影,又疑虑是自己将柳枝的晃动看错,还分神去注意柳林的动静。

过了片刻,那细微的声音消失了,耳边尽是赌博的噪音,赛罗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又走了两步,正好旁边有棵柳树,借着微弱的月光勉强确定了树干能让他踩上去,借着树的高度跃上了屋顶,瓦片发出轻响。

赛罗稳了稳身体,将刚刚发出声响的房间上方的瓦片揭了,借着房间外透进去的火光,赫然见到不过十岁左右的男孩伏倒在榻榻米上,被麻绳捆住,瘦小的身躯还在颤抖。

眼前这个场景使他怒从心起,只是目前的形势让他硬生生忍住了怒意,不敢轻举妄动。

他还不确定屋里的孩子是不是松屋家失踪的七吉,眼下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危险,他只能将瓦片放回去,思忖着下一步的行动。

赛罗正要从屋顶上下来,柳林里藏着的人影让正好明朗的月光照了出来。

他疑心顿起,落了地之后,连灯笼也不管,便朝着刚刚发现了人影的地方摸去。对方似乎立刻就察觉到了,窸窣的声音顿时传来,身着夜行衣的人影已经离开柳林,沿着柳川畔匆匆跑了起来。

赛罗立刻拔腿追了上去。

对方在夜色中如鱼得水,几乎不见他受到夜色的半点阻碍,反倒是赛罗,有好几次差点要摔硬是靠他超强的反应速度稳住了。

待他的眼睛适应了月光的亮度,已经快要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了。

他心里啐了一声,加快速度,眼看着快要追上的时候,那袭黑衣突然拐了个弯,赛罗一时收不住,脚下踩空,即使脑子里知道不妙,也做不了任何事了。

柳川里传来哗啦的好大一声落水声。

河水的冰冷让赛罗狠狠地打了个寒战,他扑腾了半天,才浮出水面,抹了把脸上的水。入骨的寒意让他的牙齿不受控制地打架。赛罗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抬起眼时,赛罗看见了站在河边的黑衣人,他的身形含在夜色中,只有月光照着他的身侧,才隐约勾勒出一半的轮廓。

看着明明应该已经逃远了的人却站在那里,赛罗扯起嗓子喊道:“混蛋,你给我站在那里!”

赛罗才说完,那黑衣人才像是得到了起跑的信号一样,消失在夜色里了。

直到上了岸,湿透了的单衣像是铅块,沉得很,寒冷比在河里还要迅猛地席卷而来。

赛罗连打了几个喷嚏,愤怒使他从喉咙间发出嘶吼:“啊——可恶!我绝对饶不了你!”

因为吹了一路的冷风,翌日起来,赛罗第一次尝试到头重脚轻,呼吸不畅的滋味。去往奉行所的路上,连早晨的阳光都觉得晃眼。

“早上好,赛罗。”等他听到了梦比优斯的声音,才意识到他已经到了北斗屋前。

他定了定神,回道:“早上好。”

梦比优斯脸上浮现出担忧的神色,看着赛罗说道:“你没事吧?”

“啊?没事。”赛罗还不明白梦比优斯问他的原因,就看到他的手覆上自己的额头。

梦比优斯掌心的温度让赛罗惊了一下子,他瞬间清醒了。

只是眼前的梦比优斯担忧之色并没有减轻,而是皱起眉头,说道:“果然发烧了。”

发烧?

赛罗才迟钝地意识到,为什么今天起来会感觉这么不舒服了。

つづく

 

评论(13)
热度(22)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