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寒明章·四

黄豆粉年糕~又香又糯的黄豆粉年糕~

#不管怎么说赛罗还是个孩子啊!#

#这次更新提早了诶我好棒哦#

#越写越不像和风√#

阅读说明及前文汇总:【奥特曼/赛梦】[和风江户架空]《长闲日和》阅前说明及章节汇总

“先进来休息吧?”梦比优斯伸手去揽赛罗的手臂,不料却被赛罗轻轻推开了。

赛罗对梦比优斯咧嘴一笑:“没事,你肯定摸错了。”

梦比优斯刚要反驳,就被赛罗打断:“我再不走就该迟到了,回见。”

赛罗边说着迈开步子,容不得梦比优斯阻止。

“等、等等,赛罗!”梦比优斯得到的回应只有赛罗头也不回的挥手。

他看着赛罗的背影,抿了抿唇,转身掀帘子回店里去了。

艾斯正坐在店里的桌椅边,还在审阅着眼前的信纸。他见梦比优斯进来时揪在一起的眉头,将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他立刻安慰道:“别放在心上的,赛文哥不是说了吗?赛罗是个逞强的倔脾气。”

梦比优斯垂头丧气地问道:“赛文哥有说要怎么解决吗?”

艾斯顿了一下,露出尴尬的笑容。梦比优斯的头又低了一分,看上去更失落了。

见状,艾斯示意他稍安勿躁,提笔在信上添了两句话,待墨干之后折起来交给了梦比优斯:“泰罗等会会过来。”

梦比优斯点点头,习以为常地放进了和服的衣襟内。

赛罗浑浑噩噩地到了奉行所,刚一进门就被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的戴拿吓了一跳。

他喂了一声,见戴拿没反应,又上前拍他:“喂,戴拿?”兴许是被他吓到了,戴拿像触电了一下猛地坐了起来,嘴角还带着唾液的闪光。

他呆滞地看了一眼泰罗,抱怨了一句:“什么嘛新人,不要吓我。”

“你在这里干嘛?”

戴拿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含糊地回答:“我在补觉啊。”

“不至于吧,才刚上班啊。”

“用常识判断可不行。”戴拿又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我卯刻(早六点)才巡逻完。这才刚趴下来睡一会儿……”

他哈欠连天的样子看得赛罗也直想打哈欠,只好将目光稍稍地错开了。

“早上好。”泰罗进了门,看见戴拿,说道:“戴拿你又在这里睡了。”

戴拿懒散地应了早,连赛罗的早安听起来也有气无力。

泰罗也懒得去管戴拿,望向了赛罗,说道:“赛罗,你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没这回事,昨天的案子还没解决,我去松屋看看。”赛罗立刻睁大了眼睛,让自己显得精神点。

“我可是听北斗屋说了,你发烧了?”泰罗挡住赛罗,看赛罗打算反驳,转头喊了一声戴拿。

戴拿在桌子后边站着,正低着头睡觉,被泰罗一喊又是一激灵。

“将赛罗送回去。”

“啊?”戴拿一脸不明所以。

“都说了我没事。”赛罗的语气瞬间恶劣了起来。

戴拿一把搭上他的肩,说道:“走吧。”

“喂,去哪里啊!”

“高斯大夫那里。”

“都说了我没事,手放开!”

由于发烧的关系,赛罗的体力大减,怎么着也没办法脱离戴拿刻意加重的力道,被硬生生拖出了门。

泰罗摸了摸下巴,说道:“……虽然我只打算让赛罗回家里自生自灭,不过这样也好。”

尽管戴拿尽心尽力地将赛罗往高斯大夫的医馆押送,还是架不住困意和赛罗保证自己绝对会去医馆的信誓旦旦。

他把人送到高斯大夫医馆的门前,那一座小宅邸门前种着两棵忍冬,敞着门,断断续续有人进出。

赛罗认真地做着保证,目送戴拿离开后,转过身就奔着柳川町去了。

他需要去昨晚去的地方再次确认一遍。

太阳被藏在云后面,云朵落下的阴影让这个早晨显得阴冷。昨晚灯火通明的屋子大门紧闭,在旁边飞脚屋的喧闹衬托下,像是个无人居住的破败房子。

赛罗随便地拉住一个人:“向你打听点事。”

被拉住的是个卖黄豆粉年糕的小贩,对方被他的突然发言吓了一跳,又飞快地反应过来,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黄豆粉年糕~又香又糯的黄豆粉年糕~”

“……给我一份。”

“好的,谢谢惠顾!”小贩麻利地接下了钱,打包着年糕接着说道,“需要打听什么呢,这位客官。”

“那边的屋子里有住人吗?”

“平时没见有人进出。”

小贩将打包好的年糕放到赛罗手上,笑容可掬:“客官,还需要再来一份吗?”

赛罗清了下嗓子,说道:“不用了。”

“谢谢,这位客官,看你面生,我就在这附近走动,不要忘记常来买啊。”

赛罗因为发烧的关系有些不耐烦,只是应着“知道了”抬手赶他。

小贩识趣地走远了,赛罗又在附近的茶屋外头坐下,点了茶,盯着那家门直瞧。

整整一个上午,黄豆粉年糕被早早消灭,茶杯已经见底,他身边的人都走了好几波,茶屋的帮佣看他的眼光都变了,那屋子里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头晕的感觉在渐渐加重,赛罗感到越发不适,感到现下不是接着监视的时候。他站起来,被晕眩硬生生地封住了动作,缓了一口烟的时间,他才慢慢往回路走。

进了光之町的町门,赛罗就听到梦比优斯的声音在喊他,一心只想回去睡一觉的赛罗以为是自己幻听,直到听见第二声才停下步伐。

他犹豫地往后看,只见梦比优斯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手里正提着食盒,匆匆地朝他走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本来要问出来的话被梦比优斯截了过去,赛罗在开口时卡了壳,顿了一下才说道:“例行公事,你怎么在这儿?”

梦比优斯脸上带着不赞同的神色:“我听戴拿说你到高斯大夫那里去了,就到那儿找你,结果你不在,我就到你家里看看,等了好久没见人。”

赛罗不自觉地挺直了背,被梦比优斯关心的愉悦让他脸上带着笑意,却还是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

“当然是问的!”与他相反,梦比优斯脸上没有半点愉快的神色,他干脆地拉着赛罗的手,将人往他家里的方向拽:“病人要好好休息。”

“我睡一觉就没事了。”赛罗只当是体乏,还觉得梦比优斯小题大做。

“闭嘴。”

赛罗瞬间没了声。

赛罗的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好像原本就放在屋子里的柜子,什么东西也没有。

他整个人倒在被褥上的时候,盯着木制的屋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屋内阵阵地生冷,梦比优斯翻出个放在柜子里的火盆,拾了两小节木柴,到邻居家去借了火,才成功地将火烧了起来。

“昨晚上就这么睡了,第二天起来才会发烧吧。”火盆里一点灰烬也没有,梦比优斯笃定地说道。

“……我可没这么弱。”哪怕是昏昏沉沉之间,赛罗的反驳也是下意识的。

梦比优斯刚要接话,就见赛罗头一歪睡过去了。他感到好笑,低声接着说道:“这我当然知道。”

赛罗稀里糊涂地睡了一下午,他在昏暗的黄昏里猛然惊醒,烟火的味道让他立刻坐了起来,湿润的布掉落在榻榻米上,眼前的火盆里正跃动着幼小的火苗。在玄关那边绑着袖子的人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清亮的嗓音让赛罗的困意全无:“醒了?”

“我在这里干什么?!”感觉自己恢复了不少力气的赛罗急忙地掀被子,他从火盆上匆匆地跨过,在门前让梦比优斯伸手拦下了。

他另一只手上还拿着菜刀,客客气气地对赛罗说:“你还没好,回去躺下。”

“我没事了,你看!”赛罗干脆地抓着梦比优斯拦他的手往自己额头上按。

梦比优斯愣了一下,手上感觉到的温度确实没有早上那么吓人,他不由得感叹赛罗恢复力的惊人,一面又为不知道该怎么抽回手而尴尬。

“总之,先吃点东西。”梦比优斯轻咳了一声示意赛罗松手,转身面向灶台,用小火煨着的罐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赛罗才意识到空气中还飘散着药草的味道。

察觉到那个是什么的赛罗,止不住浑身站立起来的寒毛:“那个是什么?”

“高斯大夫开的药,吃完饭应该就差不多了。”

“不用了,我已经好了。”

梦比优斯手里的菜刀发着亮,说道:“这个时候了,还要去哪里?”

“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赛罗听到申半(夜五时)的钟声远远地传来,从门外透进来的阳光已经渐弱,夜晚正在降临。

“不行,我向泰罗师……老爷说明了情况,他让你好好休息的。”当然,泰罗的实话肯定不是这么说。梦比优斯为了不让赛罗离开,还踩在挡门的木杆上。

赛罗不愿跟梦比优斯直接冲突,他沉着脸转身回屋子里,在被褥上盘腿坐下,火盆那微弱的亮光,照着他的脸色阴晴不定。

梦比优斯把食案摆到赛罗面前,棕色的食案上仅仅一碗粥,一碟腌萝卜。

赛罗吃得缓慢,眼睛时不时要往灶台上的罐子上撇一眼。

他看着梦比优斯收拾好了刀案,看药已经好了,便拿了碗去倒。

赛罗看着从罐子里倒出来的药,带着些许浑浊的深棕色液体流入碗中,浓郁的药味发散开来,忆起黏着在口中的苦味,让他不自觉地吃了一大口粥。

つづく

贴一下长屋内大致的情况,截图自来鼠、疾驰江户


评论(13)
热度(22)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