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舒-同人汇

个人同人作品集中地。子博无法回关,相逢是缘,关取随意。

【奥特曼/赛梦】[架空日系]《夏天真的好热啊》

#迟到的七夕节贺文#

#极度OOC预警#

#超甜日常#【只有自己这么觉得】

#明明已经过了立秋了还在写夏天#

抱了 @Raiaaar 太太的孩子来玩X

主题同样是夏天,嗯夏天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隐藏了不少设定所以稍微说一下这样子。

梦比优斯是赛罗的社团前辈,现在已经是社畜,两人正在交往中√

以上,祝食用愉快。


-----


“梦——比优斯——我们去游泳吧!”


时间是早晨的七点钟,临海的坡道被夏天的太阳照得明晃晃,白色的墙壁更是反射着金色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


林道上的蝉不顾早晚,正声嘶力竭地为夏天狂欢。


二楼的窗户隔了一会儿,被人推开了。被喊了的青年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趴在窗户往下看。


楼下的人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汗湿透贴在身上,被充分锻炼过的身体线条蕴含无尽的力量,也是身体主人青春勃发的证明。阳光照得赛罗眯着眼,看到梦比优斯的时候却不忘咧嘴一笑,炫耀他白得反光的牙齿。


“赛罗,游泳池明天才开放哦。”和一大早就已经充分地出了一身汗的赛罗不同,梦比优斯的声音还像在梦里,尾音绵软。


见梦比优斯已经醒了,赛罗也不客气,直接在楼下店门口放好了单车,对店里的老板夫妇招呼也不打,直直奔着楼梯去了。


“我们去海里游啊!”赛罗大咧咧地拉开了梦比优斯房间的门。


梦比优斯的困意并没有因为和赛罗的对话而减弱多少。他坐在床上醒神,对赛罗提议一口回绝:“说什么傻话。”


“哇——好冷。我认真的!”被室内空调的冷气一吹,一身汗的赛罗不禁抖了一抖。


他理所当然地扒拉到梦比优斯身上,说到:“我们一起去吧!”


“赛罗,这样很热,而且你出了一身汗。”梦比优斯虽然这么说,也没有实际推开对方的动作。


“正好,在我训练的时候只有你享受空调不是很不公平。”


“我加班到凌晨才到家,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整个人被摔到地板上的赛罗愣了愣。——梦比优斯彻底清醒了。


“我们去游泳吧!”赛罗相当锲而不舍地述说着自己的要求。


梦比优斯蹲下来和赛罗对视,说道:“你刚刚又没跟老板他们打招呼,进我的房间也没有脱鞋,又一身汗粘到我身上。”说着,梦比优斯露出快要叹气的表情,“不能这么做,要说多少遍你才会记住啊赛罗?”


赛罗不满视野里只能看到反着的梦比优斯,腾地坐了起来,抱怨着梦比优斯的不解风情:“我特意过来邀请你的,计较这种小事可是成不了男子汉的。”


“说不行就是不行,我去冲凉。”后仰了身体躲过了赛罗的突然袭击,梦比优斯转身去拿衣服。


“我也去。”


“你也进来太窄了。”


被关在门外的赛罗不死心地喊道:“我可以替你擦背啊!”


冲完澡之后,赛罗也被梦比优斯以会着凉为理由勒令着进去洗了一遍,他们身形相当,混着衣服穿也是常有的事情。


梦比优斯郑重地向楼下的老板和老板娘道了歉,对方也回以已经习惯了的回复,才算吃上了早饭。


直到早饭吃完,梦比优斯和赛罗才算协商好了明天去游泳池的事情。


赛罗爽快地放下碗筷,起身就走:“那我去找詹奈他们了……”


他的后衣领被梦比优斯一把揪住,一向脾气好的梦比优斯脸上常常带着笑容,此刻也不例外,他对赛罗说道:“我们说好今天要补习吧?”


对书本过敏的赛罗从胸腔发出苦闷的声音:“我没说——”一切都是梦比优斯自说自话擅自决定的。


“你已经是大学生了,再拿这种全是红勾的试卷回来,我怎么向赛文哥交待。”


在赛罗咬牙切齿的对优等生的讨伐声中,他又不情不愿地回到梦比优斯的书桌前去了。


梦比优斯书桌前的窗户正对着坡道外面的海,海鸥落在礁石上的风景时刻可见,在盛阳的照射下,连泛起了白沫的浪花都像在发光。


汽笛的声音远远传来。


蝉的共鸣随着气温上升更加嘈杂。


自行车的铃声也在楼下叮铃铃地响起。


赛罗面对那些复杂得让人头疼的公式,在这种气氛里昏昏欲睡。


即使开了空调,他还是被突然贴到脖子上的冰冷寒意吓了个激灵,他抬头看始作俑者,只见梦比优斯眼里带着笑意地看他,贴在他脖子上的是罐冰可乐。


“谢啦。”


“哪里不会?”看他的功课完全没有进展,梦比优斯坐到另外一张椅子上,“噗嗤”地打开了他手里的汽水。


专心地灌了几口汽水,赛罗发出了满足的喟叹,随之理直气壮地说道:“我都不会。”


梦比优斯刚打开的汽水还没喝,听到赛罗的回答又将它放到了桌子上。


赛罗这时候又立刻一脸认真好学的样子。


他侧耳倾听,梦比优斯讲解的声音,就好比是刚刚喝进去的冰汽水,沁人心脾。


由于太过专注于梦比优斯的声音,导致赛罗根本没听进去他讲的内容,困意很快又卷土重来。


 “赛罗?”


被梦优斯喊得稍稍回了神,赛罗停止了他的小鸡啄米,睁看无神的眼睛假装自己很清醒。


本来打算生气的梦比优斯,又被他这个样子弄得没了脾气,连口吻都变得温和起来:“真的这么困吗?”


“没有,我一点也不困。”赛罗含糊着声音回答,他猛地站起来,“我去找詹伯特他们就不困了。”


“那就让他们也一起来学习吧。”梦比优斯说完,就对上赛罗难以置信的目光,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吗?”


赛罗慢慢地坐下来,呐呐道:“ 不用了。”


就算听讲再怎么痛苦,跟别人共享和梦比优斯相处的时间,他可没那么大度。


“刚刚讲的懂了吗?”


“懂了!”指望着学习的过程能再短一点的赛罗果断地回答。


梦比优斯点点头,不疑有他地进行下一个知识点的讲解。


赛罗听着听着,目光就从笔记转移到梦比优斯的侧脸上了。


梦比优斯做任何事情都是专注而认真的,他此刻看着笔记本上的内容,琥珀色的眼睛里反射着阳光,比泉水清澈。睫毛微微颤抖,刷子一样地扫在赛罗的心尖上,叫人心痒难耐。


“怎么了?”梦比优斯眨了一下眼睛,侧头看赛罗。


赛罗往后倾了一下身子,清清嗓子,掩饰性地拿起可乐,说道:“没什么。你的汽水开了要赶紧喝。”说罢,仰头灌可乐,喉结的动作一览无遗。


梦比优斯收回目光,喝起自己的汽水。


在经过两个小时耐力与智力的考验之后,赛罗终于沉不住气,他干脆地把笔一扔,伸了个懒腰,整个背部都绷紧了发出抗议:“学不下去了,这些比起泰罗的训练,还让人头痛。”


“诶?”梦比优斯看了看时间,看着差不多已经十点半了,便说道,“适当的休息也是必要的。”


“对啊!”


“把这几道题做一下就结束吧。”


“哈——”赛罗的眉毛都要飞到天上去,他抓了抓头发,任它们乱成一团,无精打采地说道:“做对了的话有奖励吗?”


每次都是一样的话,梦比优斯也总会以同样的话回应:“你想要什么?”


“和平时一样。”赛罗的眼里闪烁起了希望之光。


“行啊。”


“但是……”赛罗从梦比优斯手里拿过那几道题,说道:“这次要梦比优斯主动了。”


梦比优斯流露出些许犹豫的神色,赛罗按着笔帽,不紧不慢的节奏却更像在催促。


“我知道了。”梦比优斯说道,赛罗欢喜地挑起了眉头,低头看题。 


只有欢喜的心情显然是不够的,光是做这几道题,也结结实实地耗掉了赛罗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写完最后一个数字,赛罗直接把笔一扔,从心中发出欢呼:“做完了!”


梦比优斯顿了一下才回过神,他放下手里的书,起身到赛罗身边:“我看看。”


赛罗大大方方地敞开了本子,脸上充满了随便看,错了算我输的自信。


梦比优斯刚要开始看,就听到楼下的老板娘呼唤的声音:“梦比优斯,吃饭了哦。”


“都这个点了,下去吧。”梦比优斯粗略扫了一眼,就直起了身板,对赛罗说道。


“诶?”赛罗有一种好不容易跑到终点却发现终点线已经撤了的失措感。梦比优斯喃喃地一边说着一边向门边移动:“肚子饿了……”


“不看了?”赛罗皱着眉头站起来。


站在拉门边的梦比优斯笑道:“吃完再看吧。”


对于到手的奖励又离自己远了两步,赛罗还是禁不住要抱怨:“那把奖励先给我也行。”


梦比优斯走下台阶,侧着头喊他:“赛罗,过来。”


赛罗当梦比优斯在催促,有些不情不愿地走过去。


只是他站在楼梯的第一阶正中央,赛罗也只能停在他面前。


楼道的采光很差,勉强靠着墙壁反射的光才能看清人的脸,赛罗和梦比优斯对视了片刻,受那好像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眼睛的吸引,赛罗几乎没有犹豫地低下身子,去寻求梦比优斯的双唇。


那柔软的触感只感受了不到一秒,梦比优斯便突然离开了,赛罗眉头皱了一下,梦比优斯看他即将要生气的表情,轻声笑道:“这是安慰奖。”随即伸手推着赛罗站直了,免得他重心失衡。


赛罗叫着不平,跟上梦比优斯的脚步。


吃过了午饭,由于老板和老板娘要出门接人,梦比优斯自然地承担下了帮忙看店的任务,赛罗还没得到梦比优斯承诺的奖励,自然理所当然地窝在他旁边。


门前的坡道被太阳晒到有点发烫,老旧的空调吹出来的风也是温吞的,赛罗趴在柜台上,盯着在柜台后面的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和赛罗四目相对,也只是跟他对视着。平时安静一会都像要了他命一样的赛罗,与梦比优斯目光胶着却没有一点烦躁的意思。


“打扰了——”


直到有客人上门打断了他们的眼神交流。


所幸老板他们回来得快,还给他们两个买了冰棍。两人干脆坐在门口的长椅上,在屋檐的阴影下,品味着西瓜味的冰棍。


赛罗一口咬了将近一半,对于冰块的寒意无知无觉地咀嚼着。似乎看他吃冰棍更有意思,梦比优斯看着赛罗,吮着冰棍融化的清甜汁水,感叹了一声:“好甜。”


“是吗?”赛罗含着碎冰,含糊地回道,“嘴巴里太冰了,完全吃不出来。”


梦比优斯被赛罗逗笑了,他说着你这样吃太浪费了,却也咬起了冰棍。


“这样吃比较好吃吧。”赛罗寻找着认同。


“……太冰了吃不出来。”梦比优斯回答道,赛罗也哈哈哈地笑他。


似乎是气温太高,冰棍化得快,很快在冰棍最下面就凝聚起了它融化的液体,红色的水珠摇摇欲坠地挂着,微微闪光。


梦比优斯察觉得快,伸舌头将它舔掉,又为它过分的甜度而轻轻地咋了一下舌头。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梦比优斯柔软的舌头闪现的那一幕,像钟杵一样狠狠地击向了赛罗的胸膛。


他嘴里含着冰棍的碎冰,燥热的火焰却在身体的四处点燃,渐渐燎原。


赛罗不自觉地吞咽着口水,明明咽下了冰水,却一点凉意也感觉不到。


他将目光从梦比优斯那里移开,只是盯着远处的海岸线,说道:“——好热啊。”


“是啊。”没有一丝自觉的梦比优斯还应着,他手里的冰棍快要吃完,只是咬着最后的那块残留下来的冰块,连带着它的木棍也咬着。


赛罗将吃完的木棍连同包装袋一并收了起来,说道:“上去吧。”


他的奖励还没收到呢。赛罗认真地想。



评论(4)
热度(29)

© 樊舒-同人汇 | Powered by LOFTER